兽血沸腾 百六十五章 银拳犹带火光寒

2019-10-13 01:58:41 来源: 茂名信息港

兽血沸腾 百六十五章 银拳犹带火光寒

巨大响亮的骨骼摩擦声在火焰君主巴斯图尔克身体上一寸一寸响起,火焰君主身上的癞蛤蟆一样的丑陋水疱全部瘪了下去,“突突”地向外冒着黑烟,一道道缭绕的魔法光环在他的外表上环动飞舞,翩跹灵动的火焰精灵从炎海中发出的银铃般欢叫。

就象是一棵枯树忽然遭受了滋润的春雨,在岩浆瀑布中饱受洗礼的火焰君主惬意地闭上了眼睛,发出了一声类似于享受的呻吟声,潺潺流下的岩浆滑过了他的伤口之后,原先翻卷着的伤口被沸热的岩浆一点一点填补了空隙,火焰君主身体上原本恐怖糁人的水疱在岩浆滑过之后也不见了,取尔代之的是一根根缓慢而茁壮探出的黑色尖锐突刺,如果说原先的火焰君主巴斯图尔克象一个剥了皮的癞蛤蟆,那现在就是一个没长开的茄子柄。

一阵阵深沉而威严的低吼从火焰君主的喉咙深处发出,洞穿灵魂和空间的灵魂之火幻化为燃烧着的烈焰吞没了他的双脚,一团更加炽热的烈焰在他的脸部也蓬勃地绽开了,五官中冒出的熊熊火焰让这位强大君主的脸部变成了一团模糊的轮廓,三根分水叉状的角冠从他的脑袋上斜刺里生出,护胄似的厚厚黑曜石甲片在火焰君主的肩头凸起,没有被火焰包围着的中部躯干上,所有的皮肤迅速地同化成了蜂巢火山石一样带着晕纹的新式肌肤,这层肌肤给人的感觉就是坚硬――无比的坚硬。

“你究竟是谁?”火焰君主巴斯图尔克缓缓地睁开了双眼,被火焰包围住的脸部仍然把这个细微的表情动作传达给了刘震撼,因为老刘感觉到了两道犀利的目光,这目光硬的割人。

刘震撼没有废话,伸出了秘银手臂,上面有环绕着的鲜血在游离,就象一条戏水的顽皮海龙,这些鲜血有碧绿色的――这是盐霜巨人的;也有黑色的――这是巴托恶魔的,还有的是伊米尔牛头人的猩红色鲜血,这些鲜血和其他五颜六色的魔兽鲜血交织在一起,混合成了霓虹魅影、光怪陆离的“鸡尾血”。

刘大官人的手下,从来不干无名之鬼。

“这算是炫耀吗?”火焰君主的话中已经带上深深的戏谑,很明显,刚刚他在体态上的新变化给他的自信心产生了一种质的飞跃。

现在的火焰君主,眼神完全变成了一种睥睨天下的豪迈,而不是刚刚那种细微中带着谨慎的老成持重,他的情绪转变之快,就好象是一个穷困潦倒的嫖客忽然拣到了一个鼓鼓涨涨的钱包。

刘震撼眯缝着眼盯住了火焰君主,伸出自己的右手聚成鸡心拳,对着秘银手臂上环绕着的七色血引轻轻岔开了五指,一道红线悄悄地从血流之中悄悄抽出,细如游丝般绵绵钻进了他的右掌之中,十个金色中搀杂着血红琉璃花的光球迅速爆开,整齐排列在了刘震撼的脖子上,无序游动着,如同环绕在冥皇星四周的漂亮彗环。

“果然是入门的堕落魔法!”刘震撼仰起头,看着巨大的火焰君主:“我没想到只宰了三个巴托恶魔、十五个伊米尔牛头人、两个盐霜巨人外加几十个魔兽就可以增长到见习魔法师的地步了,普通魔法师修炼到这一步,再怎么聪明也得四五年才能到这境界吧。”

“这种程度的魔法护盾球,连我的瞬发魔法也挡不住。”火焰君主巴斯图尔克哈哈狂笑,声震四野。

“那我干掉了你,然后再抽取你的血液精华,不知道是不是能一下跳跃到魔导士阶级?然后这些个魔法护盾球是不是能够挡住高级魔法的洗礼了?”刘震撼抱住了胳膊,冷笑连连地问火焰君主。

“挡不住。”火焰君主巴斯图尔克用专家的口吻煞有介事地循循善诱道:“堕落魔法比起普通魔法,终究在魔法本质上还是稍微差了那么一点点,堕落魔法毕竟不是王道,比起四大主系魔法中厉害的还是火系魔法,堕落魔法实在是不堪一击,我是专精火系魔法的,有一定的发言权。”

“成与不成,总要试过才知道。”刘震撼呵呵一笑,挥手召唤出了戒灵飞马:“咱们俩刚好可以验证一下。”

“自命清高啊是你们这些卑贱爬虫的一个共性,渺小的生物总喜欢用各式各样的理由去替自己壮胆,而不象我们魔兽这样,以强者为尊。”火焰君主巴斯图尔克朗声长笑,“知道我为什么和你这个卑贱的爬虫说这么多的废话吗?”

“因为你觉得一切你的掌握中了。”刘震撼嘿嘿一笑,小小地拍了火焰君主一个豪斯屁,劈手从戒灵骑士手中夺过t头骑士枪,一脚把骑士踹回结界。

“哈哈......我发现我开始有点喜欢你了,爬虫。”火焰君主畅快地大笑,火焰被他口中喷出的气浪吹得一阵翻卷飞腾:“快乐是需要分享的,爬虫!你有理由感到骄傲,因为你居然亲眼目睹到了一位火焰君主的晋阶进化......”

火焰君主说到这里语气顿了一顿,满心窃喜地想从对方的眼中捕捉到一丝艳羡,或者听到一声仓皇的惊呼,遗憾的是他失望了,刘震撼听到火焰君主自称什么晋阶进化,脸上的表情依然是象块焚烧不化的陨石一样无动于衷。

“......你为什么不感到惊讶......”火焰君主巴斯图尔克的自尊心顿时受到了一点小小的伤害

,语气也变得有点愠怒,他决定过一会非把这个家伙也地变成一块“岩石印记”:“我花了五千年的时间,才从火焰巨魔进阶到火焰领主,又花了五千年的时间才从火焰领主晋阶到火焰君主,我原以为已经没有机会晋阶到火焰帝君,没想到刚刚过了一千多年,我居然在使用“天魔解体**”时实现了这个夙愿,不但没有产生反噬,反倒以为顿悟战斗的真谛而进阶了更高的实力范畴,我现在更强大了!该死的,无知的爬虫!”

“战斗的真谛?”刘震撼嗤之以鼻,撇了一大把鼻涕,手指在飞马的鬃毛上顺手一抹。

“从现在开始,我就是真正的不死之身了,哪怕毁灭了我的**,我也能成为更强大的火焰巫皇!你说我该不该高兴?”已经从火焰君主晋阶成为火焰帝君的巴斯图尔克大笑震颤着大地:“你这个可笑的爬虫居然还想着要汲取我的血液精华,太可笑了......”

“帝君?巫皇?”刘震撼挑了挑眉毛,一个骗腿跨上了飞马的背鞍:“看看我怎么把你打成地底的蚂蝗吧!”

一道从天而降的绛紫色光环将火焰帝君巴斯图尔克从头到脚给框了进去,一道黑色的气劲从火焰帝君的身上抽出钻入了刘震撼的胸口。

“现在我感觉我更强壮了。”刘震撼哈哈大笑。

“该死的爬虫!该死的“力量汲取”为什么会是一个摩尔能拥有!”火焰帝君巴斯图尔克愤怒地咆哮道。

“就算您进阶了,刚刚那场大战之后,您的魔法力量想必也恢复的极其有限吧?”刘震撼用手中的长枪遥指住火焰帝君巴斯图尔克的眉心说道:“提醒你一句,您是在和一位比蒙祭祀作战!我长这么丑,可不是什么精灵。”

“可笑而自大的爬虫!我这就让你领略一下什么才叫火焰魔法的真正的实力!”火焰帝君冷笑着用双手挥过了一道炽热的魔法光环,地面上无数的巨大火山岩隆隆运动着,变成了八个四米高的熔岩怪,浑身冒着毒辣的火焰,前后左右包围住了刘震撼。

“看看这个。”火焰帝君巴斯图尔克的双手搬起了身边一个犹如七八米高的黑曜石块,灌注进了浓浓的火系魔法力,将整块黑曜石度成了一块粉艳红宝石,高高举起准备砸向刘震撼的脑袋。

刘震撼遽起发难,手中的t头长枪抖开一朵枪花,趁着火焰帝君举起大石,胸前空门大露的这一瞬间,咬着牙齿将手中的长枪投了出去,在这种几十码的距离,以火焰帝君超大的目标,还真不怕掷不中,以霸下龙力外加抽取了火焰帝君近三分之一的力量,再用狂化双倍加成,这个世界上哪一种魔法护甲也别想挡住!

八个四米高的熔岩怪对刘震撼的围殴根本无法做到,它们接近到刘震撼五码时,就开始象被无形障壁遮挡住一般,踟躇不前了,避火龙珠的免疫功能已经产生了一个无形的力场。

带着“献祭之火”的骑士长枪在火焰帝君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扎进了这位巨型怪物的小腹,虽然被抽取了部分的力量,但是火焰帝君还是不相信这个自称比蒙,却偏又是个血系法师的家伙,能有足够的物理力量撕裂自己坚硬的魔法护甲,贯穿自己比岩石还坚硬的肚腹!连“火焰压榨护甲”的反弹效果也完全失效了!

“嗥~~”一声吃痛的怒嚎,巨大的石块从火焰帝君的手中滑落,刘震撼轻巧地挽着缰绳,用羽翼飞马优雅从容的侧翔擦上了天空,躲过了这枚砸落的巨石。

火焰帝君象拈着一枚绣花针一样,用巨大的手指抽出了这柄长枪,精钢打造的长枪在他的手指间悄然变软,终融化成了一堆铁水,火焰帝君的目光遥遥注视着空中以极美妙的飞行姿态进行盘旋的刘震撼,满是不可置信。

倘若有一头大象忽然发现一只老鼠的力量居然和自己一样大,也会是这副表情。

“爬虫!”火焰帝君再次发出震天的巨吼,两座火山被他的巨大声浪都震得簌簌发抖:“能够飞翔就代表着你能逃避火焰帝君的惩罚吗?”

火焰帝君狞笑声中浑身暴出了一团白炽般的刺眼光芒,白光一纵即逝,火焰帝君的位置上没有那个十二米高的巨型怪物,多出了一个两米高的健壮青年,青年的相貌英俊,有一双燃烧般的眸子,一头披肩长发红似火焰,**的上半身满布虬结的肌肉,肚腹上一个笔头粗细的血洞,破坏了比率完美的身体线条,犹如实质的火元素编织成的长裤和靴子,让他就象走入凡间的火元素之神卡素斯。

这是火焰帝君进阶后的人型形态,拥有人型形态的火焰帝君,魔法力量和物理力量都没有丝毫的减弱,而且还拥有了更加敏捷的行动速度。

两对火焰组成的火红羽翼在火焰帝君巴斯图尔克的背后迎风抖开,红色火羽不时在风中飘走一簇,在火焰帝君的狂笑声中,这两对元素火翼衬托着人型形态的火焰帝君巴斯图尔克冉冉升起在了焦盐沼泽的上空。

除了风系魔法之外,其他系的魔法在低级别状态无法获得飞翔的能力,但是进化到极高形态之后,只要体重适合,也能拥有飞翔的能力,纯以非风系魔法翱翔高空,本身就是魔法水平极高的证明!

现在的火焰帝君就悬浮在了刘震撼的面前,轻轻地唱响了一连串晦涩的魔法咒语。

刘震撼没有去管这个火焰帝君,他的眼眶湿润了。

从空中俯瞰而下,那块被火焰帝君巴斯图尔克搬起砸向他的巨大黑曜石,被火焰帝君灌注了火系魔力之后,烧红的石头内部已经转为了半透明,由上而下,可以清晰地看到石头里面有一个火鹤的身影被冻结在其中,还保持着振翅飚飞动作的壹条,就如同琥珀中的一个史前动物一样,静静地维持着自己生前的造型,火焰吞吐中,壹条栩栩如生,眉眼宛然。

刹那间,九道怒焰纷飞的火蛇席卷了泪雨纷飞的刘震撼。

火焰帝君俊美的脸上滑过了一道微笑,他瞅准了这个家伙身上已经不再闪动献祭圣火了,火焰帝君为自己堪成完美的魔法攻击提前量不由得一阵得意。

火焰帝君的微笑顷刻间凝结。

他的面前,挟着簇拥的火焰,闪现出一只闪烁着银色光泽的拳头。

“砰”地一声巨响。

漫天星星乱闪的火焰帝君整个脑袋往后仰起,鼻血是一缕一缕向外狂喷,横冲直撞过来的羽翼飞马一贴近之后,刘震撼就直接从马背上跃过来就是一个冲天电炮,右手一把掐住火焰帝君的脖子,把火焰帝君从高空一把向地面带落。

以火焰帝君的实力,明明无法感觉到对方身上有什么魔法豁免装备的波动,可自己的两对火焰羽翼却非常诡异地在刹那间熄灭了,忽然失去飞翔能力,却偏偏又不是自己的使用错误,这让火焰帝君如堕深渊。

到底是战斗经验丰富,虽然晋阶时间很短,火焰帝君巴斯图尔克还是在百忙之中知道变身回原始状态,用粗大的身体去迎接一记碰撞,“砰”地一声巨响,整个地面都被两个从天而降的怪物砸出一阵巨大的晃荡,地上的岩浆被拍的四处飞溅。从上百米的高空坠落,对火焰帝君来说自然并不是什么太了不起的伤害,但是那只秘银拳头却着实是厉害,那位力气大得疯狂的比蒙从空中落下之后,借着下坠力,一膝盖跺在火焰帝君的身体上,火焰帝君巴斯图尔克痛的一个直笔笔的后仰。

直到现在火焰帝君还是不大明白,这个家伙为什么身为一个魔法师,从头到尾连半个魔法也没使用过,全是肉搏式的物理攻击!

火焰帝君赶紧再次切换成人型形态,以期望用魔兽般敏捷的身手好好和这个家伙拼个高低,这种昏庸到了极点的决定,为火焰帝君带来了一场残忍的殴打,刘震撼以一种非常猖獗的姿态暴殴这个火焰帝君,火焰帝君发现自己的瞬发魔法对于这个家伙根本就毫无用处,除了某些超阶魔兽之外,在整个位面拥有火焰豁免能力的屈指可数,火焰帝君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这家伙不靠“献祭之火”,他靠什么提供火免疫能力?

刘震撼给这位火焰帝君的答案非常简单,就是一记鞭腿从下到上撩在了火焰帝君的裤裆里。

原本以为凭借人型形态的超高敏捷,加上自己的原始力量肯定会大占便宜的火焰帝君只剩下了倒抽凉气的份,他的敏捷虽然快,可这位比蒙阴招迭出,跳起来一记膝撞脑袋还带着双肘猛击天灵盖,火焰帝君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拦;自己的力量是强大,可这个比蒙的力量也同样不小,火焰帝君三拳两脚挨过之后,以他的高傲也不由得非常自觉地承认,和这位老兄比起来,自己迟钝的就象是一个猫头鹰面前的土拨鼠,双方在肉搏方面的差距犹如火焰帝君原始形态和人型形态的距离。

崩个屁的工夫,火焰帝君眼花缭乱地被刘震撼拉开了架势揍了整整一套组合拳,眉弓也豁开了,唇角也被打裂了,耳朵也被踢叉了,光是老刘的看家拳法“黑虎掏心”就差点没将火焰帝君的心肝五脏全给掏出来,不是魔法护甲的强大,这顿胖揍已经要了自己的老命了,火焰帝君一共就还了一拳而已,没打中不说,还被这个家伙顺手一扯,被象背口袋一样抡在了地上,外带脸上狠踏一脚,还碾了碾。

被一脚重重抡飞之后,火焰帝君扶着身边的黑曜巨石迅速从地上站了起来,嘴角一抿,一团血糊糊的东西没了出来,就象吐蜜枣核一样,火焰帝君整整吐出了十几颗满是浓稠鲜血的牙齿,更悲哀的是,火焰帝君发现自己一头飘逸的火红长发正在“沙啦啦”地往下脱落,一抓就是一大把,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刘震撼来回走着跳绳步,一套组合拳打的有模有样,还带着猫闪动作,时不时地对火焰帝君打个响指,频频勾动着小指头向下。

“大结界窒息!”火焰帝君没有时间恼羞成怒了,迅速地趁着对方没有上前的机会,拼着老命攒足不多的魔力,一边嚼开舌头吐出一口鲜血,发动了一个变异形态的火系魔法“大结界窒息”――“天魔解体**”虽然有点“欲伤敌先自伤”的味道,不过却是实用,这个导师阶魔法是利用一个类似于火焰焚烧后产生的结界,始终粘触在对方的体表半寸内,形成一个时间长达半小时的真空壁障,而且很难被魔法驱散。

火焰帝君已经成精了,知道这时候用什么魔法有效果,当然,他也是被逼急了。只要坚持五分钟,这个蛮力可怕的家伙就会被真空结界活活憋死。火焰帝君如是想道。

“大结界窒息你妈勒个b!”刘震撼抄起地上一个石块,恶狠狠地跳起来在火焰帝君的脑袋上开了瓢,石头崩碎了,一大截跳向了远处。

“你他妈就是属黄瓜和板砖的,欠拍!”刘震撼又是一个窝心脚递了过去。

火焰帝君‘登登登‘踉跄着狂退了几步,一把扶着身后的黑曜石趔趄了一下又站住了,他没想到这个爬虫不但拥有诡异的火豁免体质,而且还是这么的擅长贴身肉搏,说到运用强大的物理力量,火焰帝君彻底是服气了,火焰帝君的忍耐力和体质也是超的,在和无毛怪鸟的肉搏中,两次被贯穿手掌,火焰帝君也照样能够继续战斗,可是和这个爬虫这么打下去,火焰帝君巴斯图尔克自我感觉就算自己就算是陨石做成的身体大概也经不起这么折腾下去。

虽然很喜欢自己的新造型,火焰帝君此刻却又不得不在此时还原成了原始形态,巨大的体型在力量格斗时有重力加成,现在可不能再吃体型不够的亏了。

火系魔法中诸如“陨石”和“地岩火刺”这样的物魔双兼的魔法攻击手段也被火焰帝君召唤了出来,哪知道这个家伙不但火焰豁免,魔法护甲也不差,一见不妙,又骑上了戒灵飞马盘旋到了上空,“地岩火刺”够不着他,陨石雨只有拳头大小,没有火焰加成的效果和空中坠落时的重力加成,这个家伙一个蹬里藏身,就让戒灵飞马用“水晶障壁”给受了,根本就无所谓,时不时地还用飞马的“水晶风华”和古力火铳调戏一下火焰帝君已经即将崩溃的神经。

宝石系魔法只存在于自然界的魔兽之中,这种魔法非常纯净清澈,几乎对任何种类的魔法都有压制作用,火焰帝君此刻魔力罄尽,数次天魔解体让他元气大伤,到了现在,他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和一个火焰豁免的对手交战,是多么的不明智。

果果也骑着鹦鹉赶了过来呐喊助威。

由于是带着小猪崽喀秋莎一起骑在鹦鹉的背上,可怜的金刚鹦鹉已经不堪负荷了,而果果手持一片撕成两半的炎魔肉翼,正在上下拍击气流,帮助飞行,幽魂许德拉在下面托着它们,飞的格外潇洒。

火焰帝君因为楞楞地看着这只小鸟,又多挨了几记重的。

(未完待续)

重庆望留妇科检查妇科病多少钱
哈尔滨哪些医院治疗阳痿
南充输卵管堵塞专业医院
汕头医院做妇科检查
郑州什么医院治性病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