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新礼的这些年3

2019-07-22 12:01:30 来源: 茂名信息港

朱新礼的这些年(3)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其时,汇源的大部分核心资产都已经装在了合资公司里。而新组建的合资公司与北京汇源集团是 “一套班底,两块招牌”,朱新礼引进德隆付出的代价,其实是出让由其一手缔造的整个汇源帝国的控股权。

在当时,朱新礼甚至计划“未来几年内将汇源集团的其他优质资产逐步注入合资公司”,对此次“强强联合”宏伟蓝图之美好憧憬,由此可见一斑。

但通过与德隆合作的这段时间,他有一种感觉:德隆帝国将面临巨大的风险。朱新礼感觉到德隆对大额资金的需求变得日益迫切,意图也越发明显。

在中国资本市场上,“德隆系”堪称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完美运作的高手。明眼人都看得出,唐氏兄弟不是大慈善家,他们当初相中汇源,表面上也许是被这位憨厚的“老朱”的人格魅力所征服,但这绝非主要因素。真正的原因应该是:对新疆屯河乃至整个德隆系来说,汇源是块好“题材”,是一座大有“金子”可挖的“宝藏”。

裂痕开始出现了。2002年底,当朱新礼提出要 “加大产业投资和产业布局”的时候,汇源与德隆发生了战略分歧。初,德隆选择投资汇源,就是想借助汇源的品牌进行资本运作。而朱新礼是想一起努力,迅速壮大和发展水果及果蔬汁加工这个产业。

2003年初,朱新礼开始筹划谈判回购事宜。谈判初期,德隆着实让朱新礼大伤脑筋。德隆的态度一直很含糊,出尔反尔,今天同意了,明天又反悔了,收购价格也反复摇摆,双方展开了一场持久的拉锯战。

初,德隆提出51%的股权的出售价格与合资公司当年利润相比不低于6:1,但时隔不久,德隆又将这个比例提升至7:1。好不容易等到德隆勉强同意以7亿元出手时,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又来搅局。“非典”骚扰,谈判中断,朱新礼又站在原地。当时,在资金危机的深渊中苦苦挣扎的德隆,迫切希望能全面收购汇源,以此来抬升新疆屯河股价,以便喘口气,缓解资金危机,重新振作起来。

德隆方提出以7倍于合资公司年利润的价格收购汇源所持的北京汇源49%的股权。但朱新礼也希望回购德隆所持股权,因为他不想放弃汇源。后来,德隆提出“低于8:1不卖”。

这可给朱新礼出了个难题。当时汇源刚投资20多亿元在全国大规模扩张,手头已经很紧了,要再拿出8亿元,这对汇源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从2003年元旦开始,三个多月已经过去了,但谈判仍然没有结果。

为了打破僵局,迅速了断,朱新礼想到了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对赌”,尽管这可能会丧失掉整个汇源。他向德隆提出“一星期”的“通牒”,“不管是8:1还是9:1,要么你买我的49%,要么我买你的51%。一个星期,谁拿得出现钱谁来买!”对汇源来说,这可谓背水一战。

面对这个“通牒”,德隆很快作出了回应,提出了收购方案:德隆先支付5000万元到1亿元的现金给汇源,余款三年内付清。对此,汇源的一些高管和律师表示满意,拿到这笔钱可以继续投资,而且“德隆那么大,还债能力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但是,朱新礼没有为眼前的小利所动心,力排众议,坚决要求“不论是由谁买,收购资金必须一次性全部打到对方账上”。朱新礼算了一笔账,德隆已经陆续从合资公司借走一部分资金,如果以8亿元收购价格来算,汇源能筹到2亿元,买下股权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凭借着汇源的实力、信誉和朱新礼良好的人际关系,他很快就筹集到了2亿元资金。汇源与德隆分手不久,德隆突然“折戟沉沙”。终朱新礼赢得了汇源。

与德隆分道扬镳的消息传开之后,先后有40多家投资者纷纷向汇源抛出橄榄枝,其中更有摩根士丹利、百富勤、美林、高盛、汇丰、美国资本集团等国际投行。事实上,大家都在等待汇源新的融资计划,新计划一经出炉,投行们便都盯上了这块“肥肉”。

2004年6月28日,在汇源创建十二周年庆典仪式上,12位国际大投行的负责人前来助阵喝彩。庆典仪式上,有人跟朱新礼开玩笑说:“老朱,这些国际投行的首脑们相聚在一起可是不容易啊,汇源都可以开一个小型的投资人研讨会了。”

同年8月,汇源明确表示要对外寻找新的投资人时,第二拨投资人又接踵而至。据说,在峰时每天要接待六拨。

不过,客观地说,当时真正让朱新礼看中的投行仍是寥寥无几。显然,那些过分追求短期利润回报的投资者并不适合做汇源的股东。

相对而言,在汇源所接触的众多投行中,和华尔街大名鼎鼎的摩根士丹利的接触与沟通算是比较深入的。彼时,大摩一手打造的“蒙牛神话”着实令其他巨头为之震撼。

在大摩看来,汇源完全可以复制“蒙牛神话”,上演“一鱼几吃”的资本游戏,而大摩也不止一次地向朱新礼描述乳业巨子蒙牛创造的奇迹。而大摩也非常希望成为汇源的财务投资人,保荐汇源上市,再次复制“蒙牛神话”。如果这些进展不顺利的话,还可以担当汇源融资的财务顾问。

其他投行的想法也大同小异。和摩根士丹利同时来的还有投资蒙牛的原班人马——英联和鼎晖。

在蒙牛上市之前,摩根士丹利和其他两家投资人与蒙牛签订了苛刻的业绩保证条款:“如果蒙牛在未来三年的年盈利复合增长不能达到50%,蒙牛管理层就必须将所持有的7.8%公司股权转让给摩根士丹利等策略股东;反之,若达到50%的增长幅度,摩根士丹利等股东就将把同等数量的股权转让给公司管理层。”

当大摩向朱新礼描述蒙牛传奇时,朱新礼换了个角度来重新解读这个所谓成功的融资故事。

朱新礼认为,蒙牛为融资付出的代价简直太大了。他觉得,财务投资人的目标太短期,“两年不赢利就翻脸了”,过于苛刻。

另一个让朱新礼震撼的融资案例是华龙和日清的合资,他认为,这和蒙牛同摩根士丹利签订的“魔鬼协议”没什么两样,“条件简直太苛刻了!”

经过几轮的反复挑选,2004年9月,朱新礼将合作者的选择范围收缩至四家国际巨头之内——达能、统一、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在经历了一场资本纠葛大洗礼之后,选择一个好的合作者,其重大意义远非朱新礼之外的人所能理解。

与德隆“分手”后,汇源与统一的关系就有些“暧昧”,随后它们频繁“约会”,进行了更深层次的交流。直到汇源有意放出股权后,汇源与统一的关系和统一拟收购汇源果汁之事,才为外界关注,传得沸沸扬扬。

经过几个月的酝酿和接触,汇源与统一的关系有了新进展。后来在谈到选择联姻统一原因的时候,朱新礼表示,“因为双方有很强的互补性”。

而实际上,真正打动他的却是一封信、三本书。就在双方沟通期间,统一董事长高清愿托人送给朱新礼一封亲笔信以及附带的三本书。在信中,高清愿表达了对朱新礼的钦佩、对汇源崛起的赞扬和对将来合作的看法。此外,高清愿还谈到对人生世故的看法等,信中娓娓道来,情真意切,朴实的语言让朱新礼感受到对方的真诚。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金华治疗妇科专科医院哪好
阜新专治癫痫病哪家好
四川整形美容医院哪个好
广州长安风湿病医院评价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