亵渎 章十六 设伏

2020-02-15 19:16:50 来源: 茂名信息港

亵渎 章十六 设伏

渺无人迹的夜晚,向来是杀手们的。

妮可每次出现在罗格面前都是在子夜前后,这一次也不例外。

妮可前面来的两次,一次被吓得不轻,第二次被安德罗妮给偷亲了一记。这对踌躇满志、打算青史留名的杀手妮可来说,可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打击。所以第三次,妮可是有备而来,她甚至不惜血本、用上了价格不菲的隐形粉。

与往常不同,罗格的书房中虽然亮着灯,却空无一人。

妮可小心翼翼地翻窗而入,然后就静立在窗边,闭上了眼睛,动也不动。欺骗眼睛的办法有很多种,所以作为一个专业的杀手,她要依靠听觉和皮肤的感觉来确定房间中是不是有人。

除了窗外偶尔的风动,再无声息。房间里也冷冰冰的,全无一点人气。

看来是没有人了。

妮可松了口气,慢慢睁开了双眼。瞳孔却在瞬间猛然放大,身体也变得僵硬。

罗格不知道何时坐在了桌旁,正聚精会神地读着书!

见罗格似乎没有发现她的存在,妮可又缓慢地闭上了眼睛,在她的感觉中,房间中的确是空无一人。当她再次睁开眼时,罗格还是坐在那里看书。只是他不仅翻动书页时完全没有一点声音,就连呼吸、心跳甚至是血液流动的声音都没有。坐在那里的罗格,就如同一个幻影一样。

妮可吓得心跳几乎都停了。

“还好我够小心,用了隐形粉,看起来他还没发现我呢!”妮可安慰着自己。

就在这时,罗格放下了手中的书,望着妮可道:“你还要站多久呢?”

妮可的心情沮丧之极。潜行是杀手重要的本领之一,可是妮可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自己的得意本事在他们面前总是全无用处。

她记起了正事,略定了定心神,来到了罗格面前:“罗格大人,暗夜舞者已经为您找到了解决的方法,代价是……一百万金币。这是我们的解决方法,如果您同意的话,就请在这张欠款单上签个字好了。”说着,妮可递给了罗格一张纸。

罗格仔仔细细地看过了暗夜舞者提供的解决方法,想了很久,才道:“这个方法的确是可行。但是难度未免太高了点,难道没有其它办法吗?”

妮可露出为难之色,道:“有是有,只是上面告诉我说另一个解决办法需要动用九级的魔法。这种传说级的魔法要价至少要六百万金币,这可不是您能够支付得起的。实际上,一百万金币对您来说已经很难付得起了。”

“那支付方式呢?”罗格看着那张欠款单问道。

“先付一半,另外一半成功之后再付。您也可以用各种珍稀物品作价抵款。我们暗夜舞者在估价方面一向非常公道的。”

罗格哑然失笑,看起来在做生意方面,暗夜舞者和以前的战神之锤差不多啊!当然了,战神之锤无论是在经营规模还是在货品档次上,都远远比不上暗夜舞者。

罗格飞快地在欠款单上签了字,又问道:“什么时候我能拿到东西?”

“上面交待了,迟后天晚上就会将货交到您手里。”急急地说完,妮可转身就想走。

虽然初次出道就完成了一笔极大的生意,让她欣喜如狂,但是妮可还是一刻也不愿意在罗格这里多呆。不知道怎么的,她非常怕见到那个妖媚之极的剑士。只要一想到那剑士,妮可就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等等!”罗格叫住了妮可,“难道你们就不怕我拿了东西就赖帐吗?”

妮可奇怪地看着罗格,说道:“连我都知道,没有比欠一大堆杀手的钱更糟糕的事了,您是在开玩笑吗?”

“呵呵,这个……当然是开玩笑了!”罗格打了个哈哈,将这件事掩饰了过去。

两天后的深夜,妮可果然如约而至。

她自怀中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小心翼翼地放在了罗格面前。

罗格打开盒子,强大的魔法波动立刻扑面而来,一个精致的魔法卷轴正静静地躺在那里。罗格轻轻握住了那个魔法卷轴,闭上了眼睛,仔细体会着里面蕴含的强大的魔法波动。

良久,罗格才睁开了眼睛,微笑道:“就是这个了。”

妮可一声欢呼,高兴得跳了起来。就算在暗夜舞者,这都是非常大的一笔生意了,让妮可如何不高兴?

然而她还没有开心多久,啪的一声轻响,屁股上就被人重重地拍了一记。随后一个悦耳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小妮可,什么事这么高兴啊?”

妮可一声不吭,立刻落荒而逃,连回头看一眼都不敢。

安德罗妮笑意盈盈地看着妮可的背影。她越来越喜欢这个刚出道的小杀手了。

罗格看了看安德罗妮,右手五指又伸出了锋利的指甲,随手就向她的肩头刺了去。安德罗妮不闪不避,嗤的一声,罗格一爪将她外衣撕出了几道口子,露出了里面黑沉沉的一件皮甲。罗格这一抓用力极大,击得安德罗妮都晃了一晃,但那件皮甲仍是完好无损。

“看来黑龙皮甲比我们原先预料的还要结实啊!”罗格赞叹道。

“那是!又轻便、防御力又好,魔抗非常高不说,还可以抵御心智类魔法,难怪杀手们都喜欢穿黑龙皮甲。”安德罗妮也非常喜欢这件皮甲。黑龙皮甲正好可以弥补剑士常见的几个劣势,难怪她会喜欢。只是黑龙皮甲虽好,原料却极难弄到。要想杀头成年黑龙,那真是谈何容易?黑龙去鳞后,全身上下能够制成皮甲的地方实际上也没有多大,一头黑龙满打满算,也就只能做个四五件皮甲而已。

罗格很清楚安德罗妮身上这件黑龙皮甲的来历。

黑龙与银龙在月光龙城数场大战的结果是两败俱伤,连尼古拉斯都受了不轻的伤。有及时赶回的尼古拉斯防守,黑龙族也就无力攻下月光龙城,只好撤回狱火盆地。而有心捡便宜的死神班早就在半路上埋伏好了。

死神班的运气果然够好,成功勾引到了一头重伤掉队的黑龙。这一次班准备万全,不光向修斯暂借了斩龙刃,还在斩龙刃上涂了芙萝娅新研究出来的龙毒。龙毒的毒性之烈连几乎对毒免疫的银龙的都承受不起,更别说毒抗力还不如绿龙的黑龙了。当然,就算是一头重伤的黑龙,班也不愿意一个人去面对。所以在埋伏的狭长谷地里的,另有三位弓箭大师,每人都带着两支对黑龙有特殊杀伤效果的魔法箭。班也是下了血本,六支魔法箭每支都价值万金。更要命的是向芙萝娅讨来龙毒,欠了小妖精一个天大的人情。这个人情价值多少,那是谁也说不清的。

至于修斯是怎么从班手里弄到一块新鲜黑龙皮,就不是罗格有兴趣知道的了。

安德罗妮看了看桌上的盒子,她也感受到了里面极强烈的魔法波动。

当这个盒子一打开的时候,强烈的魔法波动就充斥了整个城主府。一般人虽然对此无知无觉,但这可瞒不过修斯的灵敏嗅觉。

房门开处,修斯走了进来。一进门,他的眼睛就盯上了放在桌上的盒子。

“神使大人,您果然神通广大,连这种东西都搞到手了!”

罗格道:“修斯长老,您来得正好。现在关键的东西已经拿到了,下面的事情就是怎么把尼古拉斯引来了。”

修斯闭目抚mo着那个魔法卷轴,过了一会才睁开眼睛道:“神使大人,这件事可有些难度啊。这个魔法施展后,施法者可是要击中尼古拉斯才能生效的。您有什么好办法吗?”

罗格道:“这事好办,我把这魔法施在您身上就行了。如果你们三个连打中尼古拉斯一下都办不到,那咱们还谈什么和他斗啊?”

修斯一怔,问道:“神使大人果然是魔法的天才,这个魔法难道能够施放在其它人身上吗?看来我老人家真是老了,连这个都不知道了。”

罗格嘿嘿一笑,道:“当然不能!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但我想出了一个方法,有机会打中尼古拉斯一下,我们可以试试。如果成了自然,不成也没关系。与其等死,不如找死!”

修斯看了看罗格,表情非常奇怪。

罗格虽然力大无穷、皮坚肉厚,但毕竟还是一个魔法师,那点粗陋武技实在是不入流。在与尼古拉斯的战斗中,就算是安德罗妮都未必有机会击中银龙一下,罗格竟然说有办法击中尼古拉斯?

修斯忽然恍然大悟,微笑道:“看来神使大人终于决心成为一个巫妖了。您放心吧,您既然有了赴死之心,那我们就有机可趁。在他杀您的那一瞬间,就算我们杀不了尼古拉斯,砍掉他一条腿总是办得到的。这样银色奇迹实力大损,迟早要死在我们手上。您就安心做您的巫妖吧,您的大仇一定能报的。何况您成了巫妖之后,可以说以另一种方式活着,也不能说就是死了。”

罗格哭笑不得,打断了修斯道:“老东西,你巴不得我死是不是?哼,这笔帐以后再和你算,现在你来帮我看看,这方法还有什么破绽没有?”

当下罗格与修斯不停计议,转眼就讨论到了凌晨时分。修斯终于道:“这个办法有可行之处,只是神使大人您的魔法控制力虽然远超一般大魔法师的水平,但实行这个方案仍然略有不足。实在是比较冒险了点。”

“这一把,我赌了。”罗格平静地道。

修斯点了点头,没有再坚持。他又道:“那么接下来的就比较简单了,就是如何把尼古拉斯给引来。从追踪魔法来看,他始终没有走出五百公里的范围,应该还潜伏在暗处,等待着动手的机会。”

两人本以为引出尼古拉斯是件很简单的事,结果一开始就不顺利。

想引龙出洞,的办法莫过于从示之以弱着手。所以罗格有意让死神班离开了城主府,住到了稍远一点的地方。以死神班的速度,这点距离转眼即至。但对尼古拉斯来说,有发动一击的机会就足够了。

罗格现在银龙胸甲全不离身,涂上了龙毒的屠龙枪也放在手边。据修斯所言,尼古拉斯一击,多只有六成机会击穿银龙胸甲。当然,就算他击不穿银龙甲,剧烈的震荡也足以让罗格身受重伤。到那时,重伤下的罗格是否还能发动这个魔法卷轴,就要考验魔控方面的真功夫了。

但尼古拉斯的耐心出人意料,罗格等人外松内紧地等了两天,尼古拉斯仍是踪影全无。

按理说身边实力强的死神班都离开自己有一定距离了,尼古拉斯怎么会不把握机会呢?难道它已经精通暗杀之道,准备等待众人防备松懈之时,再一击而杀?罗格如是向修斯问道。

修斯则认为以银色奇迹的自负和傲慢,是断然不会干出暗杀这种丢人的事来的。老狐狸又言道,尼古拉斯对罗格恨之入骨,既然说过要慢慢折磨他至死,那是肯定不会轻易就杀死罗格的。

罗格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死神班不在身边,这种大好机会尼古拉斯没有道理不把握啊?他忽然神色古怪地看着修斯,问道:“老东西,尼古拉斯一直不出现,顾忌的人不会是你吧?”

“神使大人果然英明,他害怕的正是我老人家!”修斯洋洋得意地道。

罗格盯着修斯又看了半天,结果仍和以前一样,十六级的杀手,一级不多,一级不少。

尽管罗格不明白为什么银色奇迹会怕一个十六级的杀手,他仍然当机立断,说道:“那好,修斯长老,明天你就和死神班换换好了!”

但修斯与死神班交换后的结果也一样,尼古拉斯仍然躲在暗处,说什么也不出头。弄得修斯难堪不已。

就在众人都有些气馁的时候,城主府中忽然少了一个仆役。本来失踪一个仆人不是什么大事,但这个仆人的遗体,不,应该说是遗迹,转眼就被人发现了。

这个仆役留在世间的,只剩下一片焦黑的黑影。而这个人形黑影,端端正正地印在城主府的大门上。

罗格、修斯、死神班等站在大门前,面色十分难看。他们都看出,这个仆役是被银龙龙焰给直接化成了灰烬。而把这个阴影留在大门上,显然是尼古拉斯在,并且给罗格施加心理压力。尼古拉斯果然智慧过人,他刚出龙城时还不通人情世故,现在短短时间,就已经学会给众人施加心理压力了。

强者都有起码的尊严,他们一般都不屑于对一个仆役下手。尼古拉斯如此作法,显然表明为了复仇,他已经开始不择手段了。

罗格本来还准备了激将一招,准备用打击尼古拉斯尊严的方式引他出来。但尼古拉斯既然连一个一点武技不会的仆役都能杀,这招看来也没有用了。

修斯和罗格愁眉不展,在房中枯坐,对眼前的困局束手无策。

拍!罗格重重一拍桌子,骂道:“这银色奇迹真是******能忍啊!”

修斯只是叹了一口气,道:“他为了复仇已经是不择手段了。这做事风格和神使大人您倒是很像的。”

罗格怒道:“哪里像了?老子坏事虽然干了不少,但总有些东西是不卖的…….”

说到这里,罗格忽然想起了什么,沉默了一下,然后阴森森地道:“对啊!连我这种人都有不可忍受的底线,我就不信那尼古拉斯什么都能忍!银龙蛋……算了,这东西得来不易,不能轻易用了。修斯长老,您手里还有没有银龙角了?”

修斯一愣,道:“所有的银龙角可都用在您那把屠龙枪上了。我手里哪有多余的?”

罗格皱眉道:“没了?这倒是有些难办了。那被历史的尘埃处理过的东西还能复原吗?”

修斯已经有些明白罗格的意思了,叹口气道:“被历史的尘埃处理过的东西要是还能复原,那我老人家就真的是神了。”

就在此时,骨龙的巨大头颅从空中探了出来。它嘴里叨着两根闪闪发光的银龙角,正是当日克丽斯费伦娜用来求救,但被风月截下来的两根银龙角。

格利高里嘴一松,两根银龙角落在了桌子上。

骨龙极为不舍地看着两根散发着迷人光芒的银龙角,凄凉无比地长叹了一声,怅怅地回异界去了。

罗格把玩着两只一尺半长、布满了细密银色螺纹的银龙角,微笑着道:“修斯长老,这些日子以来大家都累得够呛。咱们也应该好好地放松放松了,您看,举办个烧烤晚会怎么样?”

修斯微笑道:“好是好!就怕有头龙到时候会怒发如狂。您也知道,发了狂的人都不大好对付啊!”

“你又在考我了吗?我只知道,你们这些家伙心情平静时才是可怕的。”

入夜时分,一堆熊熊的篝火在城主府的后花园中燃起,一头小牛犊被宰杀洗剥干净,已经涂好了香料,被放在篝火上烤了起来。众多的仆役侍女们穿梭往来,将一盘盘食物和一瓶瓶葡萄酒摆在了桌上。

天完全黑下来了。

此刻城主府中已经是热闹非常,烧烤了两个多小时的小牛已经可以食用了,就等着罗格宣布宴会开始了。

在罗格的邀请下,博拉城中的大小官吏富商几乎都到了。虽然北国的春夜仍然非常寒冷,露天烧烤实在不是什么好主意。但罗格地位尊崇,手握重兵,对这些人有生杀予夺的大权,所以不管愿不愿意,接到邀请的人,还没有一个敢不到的。

来往宾客们尽管都穿得非常厚实,但仍然在寒风中发着抖。这些不通任何武技和魔法的人都没有发觉,自踏进城主府时起,他们的脚步就沉重了少许。对这场奇怪的宴请,他们各怀心事。

有认为是罗格要借此立威的,也有认为罗格是附庸风雅,更有人觉得罗格是想巧立名目、收取贿赂的,是以备下了表面不起眼、实质上十分贵重的礼物。

远方,一双金色的眼睛正遥遥地看着城主府中热闹的篝火晚宴。在这双眼睛里,整个城主府此刻都被一层带着淡淡血色的雾气笼罩着。

尼古拉斯冷笑了一下,“衰弱结界?这简单的陷阱也想让我上当吗?这些狡猾的生物一定另有布置。但你们要瞒过我的双眼,那是休想。”

他瞳孔中颜色不住变幻,每变一次,就意味着此刻的尼古拉斯只会接收特定的魔法波动。

过了一会,在尼古拉斯的眼中,远处本来毫无异样的城主府中突然升起了一道极淡极淡地诡异绿光。这些绿光源自于三个漂浮在城主府上空的绿色光球。三个光球沿着复杂的轨迹,缓缓地相互绕飞着。

“龙咒法阵!?”尼古拉斯的眼眸收缩了一下。

且不说龙收集的宝藏,单是龙的身体就是一个可以移动的宝库。是以自古以来,无数的人族冒险者前赴后继地试图屠龙,好能一夜暴富。虽然他们中绝大多数成了龙的食物,但流传下来的,只有极少数成功者的故事。这些故事又激励着新的冒险者们踏上屠龙的征途。

数千年来,贪婪促使人们针对龙的各项弱点开发出了无数装备和魔法。修斯的斩龙刃就是其中的神兵之一,所以才会让死神班甘冒大险,与银龙尼古拉斯为敌。而龙咒则是一个非常强力的魔法阵,在魔法阵作用范围内,所有的龙都会受到强烈的诅咒,各项能力都会有一定程度的衰弱。衰弱程度则视不同龙族的魔法抗力而定。

看来这就是他们今晚真正的杀手了。尼古拉斯冷冷地想,一抹傲色在他脸上闪过。

这些卑微的生物还不知道他已经完全对龙咒免疫了!

但尼古拉斯仍然不准备出手。这些天来,尼古拉斯一直冷静地观察着这卑微生物的表演。当修斯离开罗格的时候,他真有一些心动,但他立誓要好好折磨一番罗格,单是这么杀了,未免太便宜他了。何况,他对修斯始终心存顾忌,他还要观察,看看修斯是不是能够侦测出自己的方位行踪。从这些天的情况来看,他们知道自己埋伏在附近,但并不知道自已的具体方位。

布置一次龙咒法阵花费不菲。尼古拉斯倒要看看,他们能够将这龙咒法阵布置多少次。

龙咒法阵是专门针对龙的,自然要想办法瞒过龙的感知。实际上,如果尼古拉斯仍然维持在银龙形态里,他也无法发现龙咒的存在。但是变化成精灵后就完全不一样了。天然夜眼、敏锐的感知能力是精灵的两项天赋能力。在尼古拉斯的超强实力驱动下,这两项能力被极大地增强,可以观察一切魔法波动的存在,因此发现了龙咒法阵。

即使傲慢如尼古拉斯,也不得不承认,精灵这两项能力还是非常有用的。

至少,罗格想在他眼皮底下溜走,那是绝无可能。想玩什么花样也休想瞒得过去。

“选择了精灵作为变身形态,看起来也不算太浪费了。”尼古拉斯有时也会这样想。

终级的变形术可以变幻成任何已知生物。在人族或者是精灵之中,往往只有强大的德鲁依才能够修炼成这项技能。拥有变形术之后,德鲁依可以变身成数种极强大的生物之一,并且随着能力的增加,可以变形成为的生物种类也会有所增加。从过往纪录来看,这些拥有传奇般实力的大德鲁依个变形生物,选择多的就是龙!

目标生物一旦选择,就会从此固定下来。想要变成其它生物,只有等待能力再上一层楼,才能再选择一种新的变形生物。但这些强者力量已经极为强大,想再进一步,谈何容易?

尼古拉斯为了报仇,他选择了相对它银龙本体而言要脆弱得多的精灵和人族变身。这已经可以说是极大的牺牲了。但身为银龙,尼古拉斯的强悍已经几乎要站在这世间生物的顶端了,想找出一个肯定比他强的生物物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此刻罗格已经发表完了冗长的演讲,宣布宴会开始,全场登时一片欢声雷动。宾客们又冷又饿,已经快支持不住了。

他们对这位迅速在神圣同盟崛起、坐拥美貌狠辣兼备的精灵卫队的大魔法师,都是又好奇、又畏惧。传闻魔法师个个都是富可敌国,性格古怪,罗格看来也不例外。其它宾客都是用刀叉招呼仆人端上来的烤肉,而罗格则如野蛮人一样,用一根弯弯曲曲、式样奇特的银色尖锥插肉吃。

虽然罗格的吃相十分粗鲁,但他手中散发着柔和银光的尖锥一看就不是凡物。众宾客只觉得这银色尖锥如同有着无形的威严一样,竟然使他们不敢多看几眼。

此刻,极远处一双金色的眼眸却目不转睛地看着罗格手中的银龙角!

尼古拉斯静静地浮在空中,脸如铁铸一般,全无表情。但他周身的魔纹忽明忽暗,显示出他体内的力量正汹涌起伏、处在极度混乱的状态。

罗格转眼之间就将一大块汁水淋漓的烤肉给吞下了肚,还意犹未尽地舔起了银龙角。罗格耳朵极尖,听着宾客中刻意压低的、带着鄙视和不屑的议论,他心中只是冷笑。一会大战一起,这些人又能有几个人能够活下来?强者之间战斗的时候,外溢的一小股劲风已经足够杀死他们几十次了。就算他们幸运地活下来了,也难逃罗格的毒手。他这次召集了这么多宾客,就是为了把场面弄混乱。只要尼古拉斯为了杀这些普通人耽误一丁点时间,罗格就有了发动的余地。

而这些宾客,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尼古拉斯的目标之一。

因为中央大桌上的一只烤鹅上,正插着另一支银龙角。好奇的宾客们已经有不少人试用过了这个新奇的、富有独特艺术气息的取食器具。

当罗格将银龙角插进另一块更大的烤牛肉时,处在疯狂边缘的尼古拉斯终于平静了下来。

他从怀中取出了一块宝石,对着宝石说道:“亲爱的克拉尼奥,原谅我无视你的劝告。这些卑微的生物彻底地侮辱了我,我无法忍受克丽斯费伦娜的身躯被他们如此对待。如果我没有回来,那应该是我倒在了神的面前。那时,请替我向龙神祈祷,请他为我遇到的不公做出裁决。但请记住,在未得到龙神的谕示之前,不要为我报仇。”

啪的一声

,宝石被尼古拉斯捏碎了,一个小小的光球冲天而起,向北方飞去,转眼之间就消失在天际。

下一刻,尼古拉斯已经出现在了篝火晚会会场中央。

气温急剧地下降着,就连熊熊的篝火在闪动了几下后,都不情不愿地熄灭了。

尼古拉斯轻轻一顿足,整个城主府都随之晃动了一下!

所有的宾客和仆役眼中都流下两道细细的血线,慢慢委顿在地,无声无息地死去了。

罗格闷哼一声,仰天倒下,鼻中流下了两道鲜血。

尼古拉斯无比优雅地微笑着,对正在挣扎着爬起的罗格伸出了手,柔和地道:“把它给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