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功德系统第199章与半圣的交易2

2020-01-26 12:55:00 来源: 茂名信息港

弱功德系统 第199章 与半圣的交易(2)

屋里面有符文监视,李圣代一早就知道。

早在天牢里的时候,李圣代就曾见过类似的阵法,所以他并不奇怪,之前他所做的一切行为,其中有一大半都是表演给那些隐藏在阵法背后的人看的。

现在突然蹦出两个小长老要跟他谈合作,李圣代心里难免会有猜疑。

这是不是飞仙宗设计的另外一个圈套?

不过,不管是不是圈套,李圣代都想要去试一下,反正他现在已经钻进了口袋,境遇再糟,还能再糟到哪里去?

不过,李圣代并没有直接进去,如果里面的两人说得是真的,那里屋现在定然有类似信号屏蔽的东西存在,表现得太突兀的话,难免会打草惊蛇,引起一些有心人的查探。

又跟蓝婧叙了会儿家常,李圣代抬起胳膊闻了下自己的衣服,有点儿不好意思地向蓝婧说道:“来得匆忙,身上的衣服已经有三天都没有换洗了,母妃稍待,容孩儿到里面去换身衣服再出来陪母妃说话。”

“去吧去吧。”蓝婧心疼地看着李圣代,道:“要是太累的话,在里面睡一会儿也没关系。你放心,这一时半会儿的,也没有人会来打扰。”

什么是神队友,这就是!

李圣代眼前一亮,虽然他并不确定蓝婧是不是也发现了什么异端,不过这番托辞说出来的却正是时候。

李圣代站起身来,起身就进了里屋。

里屋有一张两米见方的木床,一套桌椅板凳,还有一些茶具摆设,虽不大,却也算清雅。

桌椅旁边,两个鹤发鸡皮的老人安然而坐,看到李圣代闪身进来,两个人的脸上全都露出了一丝和善的笑意。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年纪轻轻却心思果决,此次上山,亦是没安什么好心。”

石龙笑眯眯地看着李圣代,刚才李圣代在外面的表现他们全都看在眼里,沉稳老辣,狡诈如狐,明知道里屋有情况,却连自己的母亲都能忍住不说。

真的很难相信这是一个才年仅十五岁的小娃娃啊!

陆蓉也低声赞叹道:“后生可畏,现在的年轻人,比我们那个时候强了简直不是一点半点。无论是胆气还是智谋,都快要赶得上一些几百岁的老怪物了。”

李圣代鄙夷地看了两人一眼,就你们现在的这副状态,竟然还好意思说别人是老怪物?

没有被两个老人的花言巧语给迷住心智,李圣代很利落地对着两人甩出了功德之眼。

姓名:石龙(1811/1902)

功德值:

罪恶值:

姓名:陆蓉(1705/1921)

功德值:

罪恶值:

两个人的功德值与罪恶值都很亮眼,不过更让李圣代觉得意外与惊奇的是两个人的年龄。

一个是1811岁,一个是1705岁,全都超过了帝级的寿元极限,这两个人,如果不是吃了什么增加寿元的天材地宝,那肯定就是第二个第三个皇甫天狼了。

半圣,是介于帝级与魂圣之间的一种特殊存在,存世之人极少。

不是说近几千年来,就只有皇甫天狼一个半圣级别的存在吗?眼前这两个突然冒出来的是什么鬼?

李圣代探声问了一句:“你们两个是半圣?或者说曾经是半圣?”

石龙与陆蓉同时心中一惊,彼此不由对视一眼,在对方的眼中,他们都看到了一丝惊喜。

李圣代只看了他们一眼,就能确定他们两人曾经的修为层次,光是这份眼力,就足以让他们对李圣代另眼相看了。

要知道,平日里他们二人在各自的宗门内,除了极个别的核心长老外,几乎已经没有人再识得他们的身份,更别说是看出他们曾经的修为。

陆蓉满意点头:“小伙子眼力不错,看来这一遭我们是来对了!”

“听说皇甫天狼就是被你给治好的,是以讹传讹,还是确有其事?”石龙没忍住直接出声问道。

他们的时间不多,所以也就没有那么多的心情去玩什么深沉、套路,现在想要在短的时间内取得双方彼此间的信任,开门见山才是的选择。

李圣代抬头看了看房间四角的几处隐诲符文,淡笑道:“这不就是你们囚禁我母妃,用这种下作的手段将我引诱过来的原因所在么?”

“要是不相信我的医术的话,又何必这么大费周章地把我诓来?”

两个人的目的,李圣代已是心知肚明。

两个身受重伤且风烛残年的半圣,现在出现在他的面前,除了是想要求医外,不会再有别的打算。

只是让李圣代想不到的是,飞仙宗的这些人是不是太过心急了点儿,一出手就甩出了两位半圣过来,他们就不怕自己会有什么别的手段弄死这两个曾经的半圣吗?

还是说,不管是飞仙宗还是天槐宗,都不太相信李圣代的本事,索性就拿两个已经快要行将就木的老家伙出来废物利用一下?

宗门跟宗室不同。

宗室之中,都是同族一姓之人,就像皇甫天狼,哪怕受了重伤,修为倒退,可他的功劳他的辈分在那里摆着放着,就算是圣皇也不敢对他太过无礼。

而宗门内,各方权势错综复杂,犬牙交错,拳头大就是爷,拳头小就会被有骑在跨下。石龙与陆蓉他们这两个修为全都暴跌至魂皇的半圣,下场可想而知。

李圣代不由想起了刚刚石龙与陆蓉自我介绍时所说的那些话。

“老夫石龙,飞仙宗现任职业,职权小的一个小长老,一个被一身伤病折磨了七百多年的糟老头子。”

“老身天槐宗陆蓉,跟石龙老头儿一样,亦是一个已经被宗门遗弃在墙脚的糟老太婆而已。”

言语之中,怨气十足,听上去并不像是在假装作戏。

如果是真的,那些事,可是大有可为啊!

“你不用这么疑神疑鬼。”石龙抬手指了指一直盘旋在屋顶的一层薄烟,向李圣代说道:“看到那些白烟了吗?那是陆老太婆的灵雾武魂,可屏蔽帝级符阵与半圣级别之下神念的探测。”

“也就是说,现在咱们所说的一切,除了那几个几百年都不露一面的老不死外,整个飞仙宗与天槐宗的所有人,全都会一无所觉。”

几百年都不露一面的老不死?不会是说飞仙宗的魂圣吧?

李圣代不由对石龙刮目相看,这个老爷子还真是够豪放啊,连圣级强者都敢这么编排,他就不怕被当事人听到了直接一巴掌拍死他吗?

李圣代不由抬头望天,缩了缩脖子,到时候可千万不要被殃及了池鱼。

“看把你给吓的?”石龙轻撇了撇嘴,道:“放心,你当那些魂圣整日闲着没事,会来关注我们这些凡俗之人?”

“那些人动辄就是闭关百年,一心追求长生大道,哪有闲心来管这些俗事?”

“在我看来,只要飞仙宗的山门不灭,就算是阴无道与飞仙宗所有的帝级长老全都死绝了,他们也不见得会出来露上一面。”

当年石龙渡劫失败身受重伤,曾经几次乞求拜见寻求援助,结果都被宗门内的圣级前辈无情拒绝,任由他在宗门内自生自灭,受尽欺凌。

所以,石龙对宗内圣级前辈的怨念颇深,说是心冷血冷也不为过。

他旁边的陆蓉也是一样。听到石龙对圣级前辈的叫骂与不屑,陆蓉非但没有阻止,反而在旁边一个劲儿地点头附和。

看得出,两个人这些年来,都因宗门内的冷遇而被伤透了心,否则绝不会在李圣代这样一个外人的跟前,表现得这么离经叛道。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吴江人民医院怎么样
辽宁好的癫痫病医院
咸宁治疗牛皮癣的办法
汕头白癜风治疗需花多少钱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