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茅于轼民用电价格高输配电损失大

2019-01-10 11:38:24 来源: 茂名信息港

专访茅于轼:民用电价格高 输配电损失大

茅于轼天则经济研究所荣誉理事长、人文经济学会理事长。于1979年提出择优分配原理,重新构造了微观经济学。

1981年又将择优分配推广到动态过程,用独特的方法得出了动态过程变分问题的解,即欧拉(Euler)方程。2014年入选世界思想家名单,排名第4。所着《中国人的道德前景》一书获1999SirAntonyFisher国际纪念提名奖。研究兴趣包括经济政策、环境、能源、交通、扶贫、NGO发展、人权等。

能源效率低不等于经济效率低

:您认为我国雾霾天气形成的主要原因是什么?可能怎样发展?

茅于轼:雾霾天气的原因现在搞不清楚。雾霾是个气象现象,当然有人为原因,这没问题,但是不是也有气象的因素,这方面我不是专家。

:目前,我国是世界的能源消费国。我国能源经济效率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不到能源大国美国的一半,更只有日本、欧洲等先进国家的五分之一。同时,能源结构方面,我国煤炭消费比重过大。尽管我国煤炭探明储量不到美国一半,却是世界的煤炭生产国、的煤炭进口国、的煤炭消费国。我国一次能源消费中原煤占到70%左右,煤炭之外相对清洁的能源消费只占30%左右。这和世界水平正好相反。

您对此有何观察?

茅于轼:这里涉及到好多问题。首先讲,我们的能源消费占了全球的22%,人口占全世界的19%,我们的人均能源消费超过了平均数。如果看美国、加拿大等国家的话,人均比我们还高得多。可以说我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能源消费也增加了。现在的问题是能源消费要增加,但是能不能提高效率,使生活水平提高的同时少用点能。同时,也要看到我们改革开放以来,能源效率是有提高的。另外,什么是能源使用效率?这个词我觉得它不是一个很科学的词,它不像锅炉效率,这是很科学的,你投入多少能,产生的能和排放的能的比例是可以科学测量的。但是能源的经济使用效率是很难测量的,没有 一个科学的定义。只能说,比如每一块钱的GDP用了多少能。

:单位产值的能耗。

茅于轼:它这里面涉及的问题就特别多。一个问题是,你GDP怎么测量?这个效率有技术上的效率,还有结构上的效率。结构的效率,比如说我少用加工业,多用服务业。服务业用的能比较少,加工业用的能比较多,如果我少用加工业,在技术上没有变化,但是我们GDP耗能就减少了。但不能说为了能源效率,加工业不发展了。所以,这个问题的测量是很复杂的。能源效率低不等于经济效率低。有的能源效率低,但经济效率就很好。那么我们测量什么?还是要测量经济效率。比如讲,一个电厂的发电效率低,但是它靠近能源产地,它就可以用低一点低效的能源设备,因为它的能源来源便宜。所以这个问题,测量终要看经济效率。有高效的锅炉,也有低效的锅炉,它们的分布是不是合理?总而言之,这个问题需要市场来解决。市场会把资源用得合理,离产地远的电厂效率就该高,因为能源是有代价的。的测量,我觉得是要看市场怎么测量。这里面有个问题就是能源的价格必须是正确的,必须把外部性的成本打入进去。我想可以这么说,能源效率还要看是不是充分利用市场来配置资源,而且这个价格包含了它的外部性成本。如果用这种成本配置了资源,那么效率就算是高的。我想这样是一个比较合理的说法。 什么叫合理呢?就是你是不是市场配置的资源

:为什么我们的能源结构跟世界有这么大的反差?我们的煤炭占到70%,如果画一幅图出来,跟世界的对比是非常明显的。世界的平均水平是30%,我国却是70%。

茅于轼:这个不奇怪,因为我们是产煤的国家,而石油、天然气和其他的化石能源我们比较少,是不够的,需要进口,当然现在煤炭也在进口了。所以,这个问题它是资源配置造成的,跟我们的资源禀赋有关系。我们没有理由说多用煤炭产生的比例高就不合理。什么叫合理呢?就是是不是市场配置的资源。

问题在那呢?问题是我们国家资源的消耗不完全是市场配置的,有许多人为的干涉。特别是能源使用的环境代价、社会成本没有包含到价格当中去。如果把它的成本内部化了,那以后市场配置就是合理的,管它煤炭用了70%也好,都是合理的。

:如果市场来决定的话都是合理的?

茅于轼:对。

:还是这个问题,还有一个比较,像美国的煤炭储量比我们还要多一倍多,开采条件也比我们好。但为什么美国煤炭消费占比只有30%多一点,美国煤炭的资源禀赋也是很突出,为什么美国没有像我国那样用煤?

茅于轼:这个答案很简单,就是市场配置资源。像日本煤也没有气也没有,全靠进口,它是市场配置资源就是合理的,我们没有理由说市场配置不合理,你想出个合理的来。 中国电力报:在市场配置资源情况下出来的任何结构都是合理的?茅于轼:对的。我国政府对于环境的标准太低了,所以破坏环境的成本是很低的,因此就多用能,而能源使用时都有环境的后果。所以现在我们讲,中国市场资源配置的问题在那呢?就是能源的价格太低。我们整个经济结构与这个问题密切相关。能源价格低也包括环境价格低,破坏环境的成本很低,所以煤炭就用得特别多。至于现在要调结构,价格不动是不可能调的。 价格是造成我们资源高投入的较粗放经济的一个原因

:这正好是要问您的重点问题。我们能源价格主要由政府来管制,甚至直接定价,三中全会提出要完善主要由市场决定价格机制,并且明确提出要推进市场石油、天然气、电力等领域的价格改革,放开竞争性环节价格,政府定价范围主要限定为重要公用事业、公益性服务、络型自然垄断环节。您刚才也说了一些,还请您具体分析一下,我国目前能源价格形成机制存在那些主要问题?为什么这么明确的说要推进价格改革?应该怎样具体开展这个价格改革?

茅于轼:市场配置资源就是说,价格是供需决定的,供不应求涨价,供过于求落价。通过竞争,这个具体过程就有一个竞争的过程,就是供应有竞争,需求有竞争,然后形成一个均衡价,这个均衡价是一个合理价。从这个角度看,能源行业有一些本来不是很竞争性的,比如说电,这时候价格必须由政府来定。当然,政府定价有很多条件,就是说也不是自己主观定的,也是征求各方面的意见,甚至委托一些机构来专门研究什么样的价格是合理的。但是我们国家的问题在于有很多竞争性的定价也没有实现市场定价,很明显油气的价格就是这样的。它是可以竞争的,但是没有完全放开,这个是我们的问题。另外就是我们政府定价的理由,就是你为什么定这个价,这个理由也是不充分的。

我国首先是环境价格低,环境价格低 造成的结果就是环境破坏的比较普遍。其次是我们在能源定价方面有一些错误的观念。一个例子就是电力的价格。认为电力便宜对穷人有好处,其实,低电价是便宜了富人,因为富人用电用得多。

:没错,这其实是您在很多领域都提到的,这实质上是政府确定一个能源价格的上限,这个上限会导致需求的过多,供给的短缺。到反而可能是老百姓没有优势去获得能源的消费。

茅于轼:很多例子都是在补贴有钱人。我们的电,全世界市场经济国家,民用电的价格都比工商用电的价格高,因为输配电的损失大。我们是相反的,民用电只有工商用电的一半。所以价格有时是造成我们资源高投入的较粗放经济的原因。要改变这个状况,必须从价格入手。我们喊了那么长时间,要调整经济结构,但是环境的价格不动,电力的价格也不动,煤炭的价格现在是越来越低,造成能源很不利的后果。所以一定要动价格。价格中间特别是环境价格要大幅度地提高。像日本比我们贵好几倍,同样的一个东西为什么他们那儿那么贵呢?就是里面的税多。就拿香港来做比较,香港的汽油价就比大陆贵一倍多。并不是汽油本身贵了,而是里面的税多了。汽油是国际市场价格定的,谁也改变不了。但是零售价格就跟税收有关系了。你看日本、欧洲汽油价都比中国贵多了。我们有一个错误的认识,认为价格低生活就好了,其实太错了。

2015(第十一届)中国分布式能源国际论坛分布式能源新生态 深化电改·需求侧管理·节能服务·互联+,将于2015年8月在北京召开,详情点击:

: 中国能源

毛毡收纳盒厂家直销
儿童游戏机厂家
锅炉臭味剂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