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法师流浪记第六十一章商队的愚蠢

2020-01-26 11:43:57 来源: 茂名信息港

旅法师流浪记 第六十一章 商队的愚蠢

第六十一章商队的愚蠢

所以这问题,在我看来是略显无解的……即便强盗团分兵来攻击我们,我和貌似兜帽男的家伙,也能在他们冲到我们面前100米前,杀掉他们近百个,把冲过来的强盗杀到崩溃。

不过,这次的事情,却没按照我想像的情况发展……强盗团没有等到被我们杀崩溃,然后逃掉。

他们好像听到了谁的命令,停下了对商队的围攻。

后退,转身,然后全部向我们冲来。

不错,他们全部转身,往我和貌似兜帽男的家伙的所在的方向冲来。

伤兵不管了,赶不上的人也不管了,就这么全部转身,向我们冲来。

“这强盗首领脑抽了,这时候商队只要追杀一下,这剩下四、五百人十有八九就会崩溃……这还是没算上,我们还在攻击的情况下嘞!”

“额,好吧,他有可能不是脑抽了。”

商队居然在盗贼团停止进攻转身的时候,完全没有追杀的意思。

好几个家伙还欢呼了几下,坐下来开心的笑着……靠,难道他们不知道,如果强盗团解决的我们,立刻回身接着抢劫他们……唇亡齿寒不懂啊!

只有菜鸟流浪骑士,在跟身边一起战斗的同伴焦急的说着什么,但他们都只是摇头回答。

即便是他刚才救下的女人和小孩,都只是沉默地看着他。

他好像气急的发泄了几下,一个人向强盗团的后队冲了过来。

也许商队是因为有多个商会组合而成,没有头领,也许他们是怕死不想再拼杀,也许他们是只想保护妻儿,不敢离开妻儿的身边等等,也许有很多也许。

我不理解他们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才作出这样的愚蠢选择,使我之前的判断有了错误。

但这,都是以后需要解决的问题。

现在,我还有眼前的问题需要解决。

四、五百个手拿武器的壮汉,嗷嗷叫地向我们冲来。

我当然是无所谓啦……一发念力就能解决掉。

不过吐槽女当道的脸色嘛,就越发苍白了……没见过世面的家伙!

“往射箭那家伙的地方跑。”我急促的向吐槽女招待说了一句。

然后深吸一口气,双手紧握,断刃长柄斧的,长柄处。

准备发一招,我刚想出的大招。

只见吐槽女招待,在跑向“兜帽男”处五六米左右时。

我也斜向后,向“兜帽男”所在方向,跳出三米,

“碰”

我右脚着地,崩裂地面,震出土块。

三十块土块,在我身体的周围腾空而起。

我手腕急速扭动,身体也自转360度。

“啪啪啪啪啪啪啪……”

处在下方的土块,被我以高尔夫击球原理,击飞出去。

处在中间的土块,被我以棒球本垒打原理,击飞出去。

处在上方的土块,被我以球扣杀姿势,和我自创的劲道转换原理,击飞出去。

三十块土块,以瞬雷不及掩耳之势,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打在了四、五百人的先头部队上……当然,数量有了质量就不高了,三十多个土块打到人就不错了,还要打秒杀?那暴露的实力就太多了!

我用两秒钟缓了口气……其实是不用的。

再用两秒钟,再向斜后方,也就是兜帽男所处的方向,跳出三米。

“碰”

左脚踏地,崩裂地面,震出土块。

又是三十块土块飞腾在我四周。

“啪啪啪啪啪啪啪……”

还是两秒钟,又是一招,“三十飞石连发”……其实我能超过三十这个数字,不过三十块土块在我看来已经够了。

总结下来就是六秒钟,可以飞出三十块土块。

“碰”

“碰”

“碰”

……

我每六秒踏出一步,一共踏出十步。

一共向斜后方踏出三十米……正好于走过来兜帽男和吐槽女招待会合,

也一共飞出三百块土块,压制住那四、五百人的冲势……光土块的冲击,不能阻止他们前进,但土块散开迷住他们眼睛,就能让他们停滞不前。

我快速看了兜帽男一眼,急促的说道:“弄出条死人界线,过线杀,不过线不杀。”

然后又立刻开始了“三十飞石连发”……也许我解释的不够清楚,他不能够理解,但看着怎么我做,他多数就能推敲出来吧!

我在之后的“飞土块”中,着重把对方死亡倒地的尸体排成一条直线。

然后再故意漏掉,靠的比较近的五六个人,只把他们打倒在地。

在那六个人爬起来之后,其中两个人,接着向我这边冲来。

在他们越过,我用死人筑成的直线时,直接用石块爆头干掉……那是真的爆头,他们的脑袋像西瓜一样,“碰”,爆开了。

那四个看到的强盗,僵直了一下,没有冲过来,我也没有接着攻击他们。

之后他们慢慢发现,只要没越过,那条死人构成的直线,我就完全不会攻击他们,。

然后根据从众效应,慢慢地越来越多的人,停止在那条死亡构成的直线之后……不敢越雷池一步。

兜帽男也慢慢看出了我的想法,跟着我,着重用凶残的的方法,攻击那些,敢越界线的强盗。

不一会,还剩四百人不到的强盗,全部停在了界线之后。

我们双方,就这么有点诡异的,停止了攻击,停止了冲锋。

“总算打掉他们士气,他们开始怕死了。”我心里略显兴奋的想着……这可是以弱胜强的典范……当然,是我用出的实力弱。

哦,对了,其实强盗们原本也是怕死的,只不过大家一起冲的时候,就会觉得死的不一定是我了,但现在这种情况告诉他们,个冲的一定死。

不过他们还有可能,被领头的人拉起来,一起冲。

我双手颤抖、双脚颤抖的,驻着长柄断刃斧尽量站立着……当然,我这种脱力,尽量保持站立的样子,是在装给“兜帽男”和吐槽女招待看的。

急促的对“兜帽男”说道:“待会儿有人冒出来,你用弓箭让我的石块杀死对方,不能让他们知道我已经脱力了!”

接着就不管对方听不听得懂,开始深呼吸缓解肌肉了……当然也是装给“”兜帽男他们看的。

------

希望书友们相互转告,帮忙广告,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力量!求点击、求推荐、求书评,各种求!

濮阳市第三人民医院
上饶市肿瘤医院
哈尔滨专治癫痫病的医院
武汉专门治白癜风医院
清远的妇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