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之激情神枪

2019-06-25 23:00:05 来源: 茂名信息港

<--客户端正文开始-->杨勇和公冶长并没有冤枉汉王杨杰。www,Heihei。168。com原来,这汉王杨杰的确不是光明磊落之人。早在杨勇带着二十万人马一出晋阳时,身边的谋臣上大夫贾羽就对他说:“王爷,有句话,卑职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贾大夫,有话就说,吞吞吐吐的干什么。”杨杰一笑道。“是,王爷。王爷跟并肩王是亲兄弟,按说卑职不该这么说,但你们这多年都没来往了,一见面王爷就把二十万军队的指挥权交给他,那可是王爷的近一半家底呀?要是万里有个一,会不会误事啊?”贾羽遮遮掩掩,不敢也不好意思一语中的,只有打擦边球。“你是担心我大哥对我有二心吧,放心,我自有主张,军师郭亮和先锋官乔钟葵可不是个摆设哟!”杨杰说着,眼里闪过一丝阴鸷的光芒。“王爷果然高明。”贾羽赶紧躬身恭维道。两天后,汉王杨杰便接到郭亮的密信,郭亮在信里面添油加醋,把杨勇说成了个酒色之徒和别有用心之辈,很可能暗中与杨广的人勾打连环,要那样这二十万兵马就完了,晋阳也就完了,请王爷早拿主意。看完信杨杰气坏了,大哥哪都好,就是太风流好色,做事放荡不羁,要不然你的太子之位会丢吗?要不然杨广这把椅子不就是你的吗?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有这心情?看来郭亮、贾羽说得不差,你就是个难成大事之人,我可不能拿的二十万将士和前途大业跟着你游戏人生,别怪兄弟无情了!遂和谋臣贾羽商议之后,立即派人传令,撤军回晋阳。并且叮嘱郭亮和乔钟葵,一定要把杨勇和公冶长活着带回晋阳宫。因此,在军兵攻城时,郭亮和乔钟葵就接到了汉王的密旨,两人密谋了一番才到杨勇面前传令的。这些细节,杨勇和公冶长哪里知道?这时,郭亮和乔钟葵也不管杨勇和公冶长了,带着三军回营,拔营起寨开始撤退了。“竖子,不足与谋!”杨勇看着大兴城下,死尸堆积如山,血流成河,禁不住骂道,“这个奸狡猾小人,亏老子还把他当兄弟!怪不得历史上他兵败被囚了,这样的人不败,天理难容!”说着,对听得不明不白的公冶长道,“大哥,我们走!”“兄弟,我听你的。愚兄现在才知道,汉王耳软心活,多猜疑,难成大气。看来我们当初投奔他是来错了,这都怪愚兄一念之差,累及了兄弟。”公冶长并未完全明白杨勇的话,但看到杨勇怒不可遏,也难过起来。“大哥千万别这么说,小弟何曾怪过大哥?你我兄弟,情同手足,比那杨广和杨杰等奸诈多疑之辈胜强百倍。小弟说过,今生与大哥同甘共苦。而且,要不是大哥及时建议来投汉王,我们俩也许早就被那昏君捉去砍脑袋了,从这方面说,我们哥俩走这一步也不算不对。我们不说这些了,现在既然认清了汉王的为人,我们就不能再跟着他混了,我们现在就走。”杨勇说着,难过地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大兴城和正在撤退的汉王的兵将。“好吧。但是兄弟,我们离开汉王,杨广也不会放过我们,我们兄弟二人到哪里安身立命呢?”公冶长不无担忧,心说,汉王是你亲五弟呀,我不知道他的为人,你应该知道呀,不过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徒增烦恼耳。“大哥,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天下之大,四海为家,走一步说一步吧。实在不行了我们闯荡江湖,占山为王去。”两个人边说边跟在撤退的军兵后面慢慢往连营走。萧姑娘呢?杨勇突然想到萧美娘,这可是个宝贝,没攻下大兴城,半途而废就废了,离开汉王也可以,那些金银珠宝也可以不要。但这个尤物可不能失,那是老子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换来的。要不是她,老子这时也许就拿下了大兴城;但要不是她,老子也练不成枪尊的八成功法;但要不是她,老子也不会认清杨杰等人的直面目,还在傻乎乎地为他卖命。这说明这个女人跟自己是有渊缘的,带着她练成神枪,就于天下了,这是救自己,也是救她。决不能便宜了杨杰这群王八蛋!“大哥随我来!”想到此,杨勇喊了一声,一拨千里胭脂红,手提八宝驼龙枪,摧马就往自己的帐篷里跑。公冶长骑着乌锥马提着大刀在后面紧紧跟随。二人来到杨勇的寝帐近前,杨勇跳下战马进帐就喊:“美娘,萧姑娘?”“王爷,妾身侍候王爷。”萧美娘一看杨勇进来,像依人的小鸟一样飞过来,就要把给杨勇去甲卸盔,杨勇顺势把她揽在怀中,真是个尤物,可惜现在不是想那个的时候。拥了她几秒钟,杨勇推开她,还是征求了一直她意见:“美娘,你可愿意勇哥走?”“妾身早就是王爷的人了,当愿意。”萧美娘闪着两只乌灵灵的大眼睛,心里话,我哪敢不愿意呀,你要瞪眼把我杀怎么办?为了活命我现在就得跟着你,况且你对我还真不错,“只是王爷,妾身刚才看见很多将士都在收拾营帐,听我们说要退兵了,我们要去哪里呀?”“不要问了,事情有变,回头再告诉你。赶紧收拾东西,随本帅哦不,随勇哥走。”杨勇这几天习惯了称自己为本帅,但现在一这称呼他自己都有点反胃。“还有,从今天开始,在别人面前别再叫我王爷,称我为将军就行。简直收拾一下,快走,迟了就来不及了。”杨勇摧促着。“诺,妾身什么都不要,此生只愿跟着将军足矣。”萧美娘说着,只收拾了个小包裹,把杨勇赏赐给他的金银珠宝和首饰带上。杨勇大喜,接过来包裹,拉着她出了帐篷,把她扶到马上,把行李包放好,然后马飞身上马,一马双胯。杨勇怕他坐不稳,让萧美娘双手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后腰,并把战袍解下来当带,揽腰把萧美娘和自己紧紧系住,和公冶长拨马就走。三个人刚离开帐篷还没出连营,迎面一队军兵拦住他们,为首的正是大将乔钟葵和军师郭亮。“大帅请留步,公冶将军,你们这是到哪里去呀?”乔钟葵和郭亮在马上口称大帅,却不施礼,明显带着轻蔑与质问的口吻。没等杨勇说话,公冶长马往提一抱拳道:“郭军师,乔将军,我们不是奉命断撤兵吗?我和大帅也撤呀,当然是回晋阳见汉王了。”“哼。”乔钟葵用鼻子轻哼了一声,“公冶兄,既然回晋阳怎么往这个方向走哇?既然回晋阳,为什么不跟郭军帅并辔而行啊?何必遮遮掩掩呢?事情都到这个份上了,你们还瞒得住吗?说吧,你们是不是另有打算呀?”杨勇一看这家伙真可恶,把眼一瞪道:“老子有没有打算,管你鸟事?你管着吗?让开!”乔钟葵冷冷一笑,坐在马上连动都没动。郭亮插话道:“大帅,明人不做暗事,你是我们王爷的亲哥哥,又是一字并肩王,还是三军的大帅。如今汉王有令,让我们回晋阳,大帅还是跟我们一块去见王爷的好。有什么事有什么话,你们哥俩见面再说。这也是我们王爷的意思,你明白吗?”杨勇一听,他还喊着自己大帅和王爷,却在这里以小反上,不禁怒从心起,他早就怀疑是这两个人干的勾当。于是怒道:“我不明白!郭亮,你跟我说实话,今天汉王这道荒唐的命令是不是跟你们俩有关?”郭亮一笑,摇头晃脑道:“大帅,有些话不要得太白吧?你知我知就行了,正所谓有因才有果,有果必有因,你都做了些什么你不知道吗?怪不得别人,换了你是汉王,今天你也会这样做的。”乔钟葵哈哈一笑也说:“一个见了名利和美女都走不动的人,还能成大事吗?汉王要还能忍得下去,某都不会答应的。”杨勇早就忍不住了,但想到自己还带着萧美娘呢,要真动手敌众我寡,还是再说道几句吧,因此道:“果然是你们两个人在背后害我!不过,事情都过去了,看在我五弟的份上,看在我们曾经一起并肩战斗过几天的份上,我不和你们一般见识,就全当做了一场梦。但是今天老子明确告诉你们,你们和汉王也别看不起老子,老子还看不上你们呢?老子在前线给你们卖命,你们却暗中算计老子,老子不齿与这样的人为伍。请你们让开,并为汉王带个话,我们俩从今天起两不相欠,各走各的!”“哈哈哈……”郭亮又不咸不淡地笑了几声,“大帅真要走,卑职自然不敢拦着,但马匹和女人得留下,大帅不会不知道吧,这匹千里胭脂红可是王爷的爱马!至于这个女人嘛,是这次惹祸的根源,当然也得让我们带回去,给王爷个说法。”“说你妈个头!”杨勇一听把马给你?老子背着萧美娘地蹦去?简直岂有此理呀!再说这匹马是老子用命换的,早就归老子了。看来今天不打是不行了,只是没想到,老子激情神枪升级后,拿来次试枪的,竟然是你们!<--客户端正文结束-->

常德治牛皮癣的医院
聊城哪家治疗癫痫医院好
泰州专治牛皮癣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