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少的名门权妻

2019-06-25 06:40:25 来源: 茂名信息港

震耳欲聋的音乐在耳边响彻,妖娆性感的女子在舞台上扭动着腰肢,摆弄着一个个迷人的动作。顾南锦搂着洛晚走进酒吧,经理恭敬地走过来把两人带到二层尽头的一个包厢。这是洛晚自从住进了顾南锦别墅后次出门,现在的她俨然就是顾南锦亲密的女人,可是明明他并没有承认过她的身份,而她也不愿意与这个男人有一点的牵扯。包厢里已经坐着一个约莫四十岁出头的男人,怀里搂着一位性感的美女,此刻正和她耳鬓厮磨着。洛晚坐在顾南锦身边,抬眸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乖顺地靠在男人的怀里,扮演着一个合格的女伴。顾南锦对于洛晚的行为极为满意,黑眸凝着身侧倒着酒的女人,柔顺的黑发被她拢到了一侧,露出白皙的脖颈,手里握着酒瓶倒出猩红的液体,碰撞出清脆的声响。洛晚把酒杯递到男人的面前,顾南锦就着她的手浅浅地抿了一口。“顾先生,这位是你的新女伴?”向荣笑眯眯地盯着洛晚,怀里的女伴端着酒杯同样地递到男人的唇边,向荣抿了几口满足地叹气。“晚晚,叫荣叔。”顾南锦微收下颚,在洛晚的耳边沉声道。洛晚讶异地抬眸,男人眼底流转的亮光揉碎开来,那般的耀眼。晚晚…多么醉人的称呼。可是为什么说出口的男人,竟然是顾南锦。“荣叔。”洛晚极快地稳下心神,朝着向荣淡淡地一笑。“顾先生身边的女人都是那么漂亮的?”向荣朝着顾南锦敬了一杯,目光从洛晚身上收回。顾南锦淡笑不语,把洛晚搂得更紧,在她耳边低声道,“你今晚的表现我很满意。”洛晚眯起美眸,微微勾起樱红的唇,“合锦少的意就好。”“真想现在就…”顾南锦压低了俊脸,埋在洛晚白净的颈窝说着暧昧调笑的情话。痒痒的触感在肌肤上蔓延着,洛晚的脸颊“刷”地爬上了一抹嫣红,醉人的样子令顾南锦心神荡漾。这男人,真是无时无刻都在想着那些事。顾南锦当然没有在这里做出过分的行为,揉了揉洛晚的秀发,在她的唇上吻了吻便和向荣谈起了正事。洛晚尽管一点也不想了解这个男人,但是她就在顾南锦身边,两人的对话一句不落地落进了她的耳朵。顾南锦的父亲顾庭纵横黑道多年,顾南锦虽然表面上在经营着顾氏,但是黑道的势力依旧不容忽视。洛晚此前对顾南锦调查的时候已经对他的势力了解了透彻,顾家以军火产业发家,后来在翟城的势力越来越广,足足掌控了翟城百分之九十的黑道势力。顾家,早已成为一股无法撼动的势力。洛晚在一旁心不在焉地喝着酒,偶尔为男人添酒,思绪又渐渐地飘远。察觉到洛晚的失神,男人捏了捏她的掌心,凑到她耳边低声问,“闷到你了?”洛晚摇了摇头,“我去一趟洗手间。”顾南锦点点头,吩咐宋辛跟着她。走进卫生间,宋辛自然没有再跟着她。洛晚扫了一眼,目光停在里面的一个小隔间。敲了三下门,洛晚轻轻一推门便开了。“洛,你让我足足担心了一周。”羽西利索地关上门低声道。“那晚是我鲁莽了,现在我在顾南锦身边走不了。”洛晚靠着门板,眉眼间拢着淡淡的忧色。“洛,这是Boss给你的录音。”羽西微微沉下脸,从包里翻出手机,插上耳机递给洛晚。洛晚接过来,点开了录音,磁性迷人的嗓音在耳边萦绕着,但是那一句句话却像是敲在她心脏的利器,令她顿时软下了身子。“洛!”羽西忙不迭地撑着洛晚几欲要跌倒的身影。“这是他的意思?从安排我来翟城开始?”洛晚不可置信地望着羽西,眼底漫上了淡淡的雾气。羽西沉重地点点头,望着面前悲伤的女人,心脏紧紧地缩着。“好,很好!”洛晚把手机扔到羽西的手里,推门的时候落下一句冰冷的话,“告诉他,这是我在Moneta的一个任务。”羽西惊在了原地,愣怔地望着洛晚的背影渐渐地变小,从他的视线里消失。“纪先生,洛说这是她在Moneta的一个任务。”羽西收回了视线,拨通了纪辰的电话。纪辰淡淡地勾起唇弧,“这才是洛晚。”坚强骄傲的洛晚,他注定得不到她。所以这一次,让她死心,也让自己死心吧。*洛晚面无表情地回到包厢,脑海里情不自禁徘徊的都是纪辰冷漠的嗓音。不是一早就知道他是多么的无情多么的冷漠吗?可是每一次听到他的声音,她就是不能自已地想他,想到心间发疼。“晚晚…”顾南锦望着洛晚失神的表情,皱了皱眉。他可没见过在他身边的女人能够失神的如此频繁。“顾南锦。”洛晚忽然唤了他一声,这才发现包厢里已经只剩下他们两人。“在想什么?”顾南锦挑起洛晚的下巴,凌厉的眸子凝着女人悲伤地神色。“没,我只是觉得累。”洛晚主动搂住了男人的腰部,脑袋靠在他的胸前,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纪辰,既然这是你的命令,我从来也只有服从的权利。*激情退却,洛晚疲惫地靠在男人的怀里,眼底的落寞染上了*的味道,顾南锦健硕的身子覆下,深吻着她的每一寸肌肤,深深地打上了独属于他的烙印。“顾南锦,你不能一直把我困在这里。”洛晚握住男人游移在她肌肤上的手掌,灼热的温度令她不适应。她的身子属于寒性体质,肌肤常年都是冰凉的,而顾南锦则是一片炽热,他身上的温度传递到了她的身上,令她的四肢也有了暖意。“嗯?你喜欢做些什么?”顾南锦沉声问。洛晚盯着他深邃的眸光,眼前的男人俊美如神,真是一张容易令人动心的好皮囊。“我是特务。”洛晚坦白道。12岁起,她就进入了纪家的Moneta组织,一个在全球闻风丧胆的特务组织。只要有钱,这个组织就会接下你的任务,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传出过这个组织完成不了的任务。Moneta一直是一个神秘而又强大的存在。人人都畏惧它。顾南锦一直都知道洛晚的身份不简单,此刻从女人口中听到她说出自己的身份,也不免有些讶异。顾家也有自己的特务,但是他从来不把自己的真实的实力完全暴露在人前。这是顾家强大的后盾。“我不想只当一个女人。”洛晚对视着男人深沉的目光,樱唇轻启道。“好。”顾南锦答应了下来。洛晚微微勾起樱唇,揽着男人的脖颈送上一个热吻。顾南锦自然喜欢女人的主动,翻身把洛晚压在身下,空气里弥漫开缠绵的气息……*第二天,顾南锦就交代了宋辛给洛晚安排工作,顾南锦的意思是给几家酒吧洛晚打理,但是洛晚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宋辛又不是有耐心的人,说了几句就把烂摊子留给了范易。“洛小姐,你别介意,宋辛的性格向来如此。”范易在洛晚对面坐下,把几家有名气的酒吧资料递到洛晚面前,开始为她简单地交代情况。翟城半数以上的酒吧都是归顾家管,有几家高级的娱乐场所是富豪名流的聚集地,顾南锦特意交代了就把那几家酒吧安排给洛晚打理。洛晚认真地听着范易的话,一些明的暗的规矩都一一跟她交代清楚,洛晚是聪明人,很快就明白了整个管理的情况。宋辛交代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洛小姐,我现在带你去酒吧熟悉一个环境,正好锦少也在那边。”洛晚点点头,回去房间换上了一件黑色的吊带连衣裙,范易恭敬地走在她的身边。轿车平稳地行驶在市中心的地段,洛晚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建筑,这个城市对她来说是陌生的,她从未想过会离开B市而扎根在另一个城市,但是现在,她竟然已经渐渐开始习惯了这一个城市。没有纪辰的城市。一想到这个名字,洛晚的心脏就忍不住抽疼,但是理智很快战胜了她的迷茫,这个男人,该是要彻底离开她的生活了。“阿杰,拐临沂路。”范易忽然开了口,洛晚疑惑地皱了皱眉,她虽然不熟悉翟城的路况,但是市中心的道路她还是了解的。还有几个路口就到酒吧,范易怎么要走远路呢?“洛小姐,拿着枪。”范易忽然从前座递过来一把M17手枪,脸上满是严肃的神色。洛晚马上反应了过来,看向后视镜,果然有几辆轿车在渐渐逼近他们的车。这些人肯定不可能是冲着她来的,那么的可能就是顾南锦。范易还有司机都是长期跟在顾南锦身边的人,警觉性和身手都是敏锐且一等一,轿车的速度渐渐加快,并且往繁华的道路行驶。但是那几辆车依旧不断地缩短距离,其中一辆黑色的马自达已经和他们的车并驾齐驱。“砰砰”的枪声在耳边响起,洛晚利索地趴下身子,手举着枪往旁边的轿车开了几枪。司机依旧镇定地踩下油门,轿车瞬间甩离了马自达拐进了一条繁华的步行街。“洛小姐,你没事吧?”范易担忧的还是洛晚,虽然从宋辛口中知道这女人是特务出身,但是对于顾南锦身边的女人,他必须多担待点,要不然锦少追究下来,这祸可是他全担了。洛晚坐直身子,捋了捋颊边的碎发,“我没事,穿万湾路,那边有一条小路直达海盛。”司机听到洛晚的话,利索地调转了车头按照洛晚的指示开。轿车停在海盛门口的时候,洛晚的手机铃声响起。这是顾南锦配给她的手机,里面只存了他一个号码,想来这通电话也就只有他打来了。“不用进来,在外面等我。”顾南锦微冷的嗓音从手机传来。洛晚应了一声,平静地望着窗外一片星光璀璨。过了半分钟的时间,顾南锦还有几名黑衣人从门口出来,洛晚从车里看着一身黑衣打扮的男人,他双手插着口袋,侧头和宋辛交代着什么,凌厉的眸子凝着暗沉的光,严肃冷漠的神色令人不自禁地胆寒。洛晚微微缩了缩身子挪开目光,顾南锦太过耀眼也太过危险,但是他的魅力却止不住地吸引人,怕是没有女人能够抵抗得了他吧,但偏偏她就成了那个例外,所以他就对她感兴趣了?洛晚不禁觉得好笑又无奈,阴差阳错之下,她竟然如此顺利地就留在了他的身边。纪辰,你让我怎么相信这是巧合呢。顾南锦已经坐进了轿车,黑眸端详着洛晚平静的脸色,微微皱了皱眉,“近翟城的事很多,我安排多几个人跟着你。”洛晚淡淡地笑了笑,“我能保护好自己。”“你的身手怎么样?”顾南锦知道洛晚是一个强悍的女人,但是在他眼里,她始终只是一个女人,他顾南锦的女人。“要不你让范易和我比比。”洛晚从小就接受各种格斗训练,不比任何一个男人的体质差。但是她始终是女人,体力方面自然比不过男人。“我不舍得。”顾南锦微不可见地叹了一口气,吩咐司机开车。“你不需要担心我,如果真的怕我有危险,干脆放了我,省的你忧心。”洛晚冷漠地道。顾南锦对她有几分真情实意她无法考究,她不相信一个只相处了几天的男人会对她有感情。特别是顾南锦这种身份显赫的男人。“洛晚,你还真喜欢惹怒我。”顾南锦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车厢里弥漫着一股冰冷的气息。洛晚不以为意地撇撇嘴,她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这男人还真容易生气。“我现在被你牵连进来,以后都没有安稳日子了。”洛晚撇开头看向窗外的建筑,淡漠的侧脸弧度迷人。顾南锦握着洛晚的手让她贴近自己,压低嗓音问,“你身为特务不是早应该习惯了?”“我还以为在你身边我可以舒服点。”长年累月的特务工作早已练就了她非凡的身手和体力,这一段时间呆在顾南锦身边可以说是把她养懒了,幸好刚才握着枪的时候她的感觉还在。“这是你自己选择的。”*洛晚的工作很轻松,白天就在别墅休息,晚上的时间基本上是去酒吧看看账本,对于一些纠纷情节严重的事情适当出面调解,几天下来已经渐渐上手了。顾南锦每天晚上都会去酒吧接她,在外人看来,她毫无疑问是顾南锦的新宠,他的手下已经渐渐地开始唤她嫂子,洛晚十分不适应,但是嘴巴长在别人身上,而且顾南锦也没有异议,洛晚也只能随了他们去。毕竟在这里,顾南锦才是这个这个城市的主宰,顾家的势力遍布全城,谁都不敢得罪这位爷。“洛姐,外面有一位客人想要见你。”许欢敲了敲门走进来。洛晚从屏幕里抬头,皱了皱眉,她在翟城没有认识的人,谁会找她?看出洛晚的疑惑,许欢走了进来继续说,“那位客人说是你的朋友。”洛晚把笔放到一边,脑海里闪过什么,从皮椅上站起来离开办公室。来到包厢门口,洛晚吩咐许欢回去工作,推开了包厢的门。夜魅和羽西坐在沙发上,看见洛晚眼底一亮。“你们真够大胆的,都敢直接报上我的名字了。”洛晚在两人旁边坐下,倒了一杯啤酒往嘴里灌。夜魅是Moneta组织的,直接听命于纪辰,洛晚的身手基本上都是夜魅教给她的,两个人也算是亦师亦友。“要不然怎么把你请来。”夜魅和洛晚干了一杯,爽快地喝了下大半杯酒。“我有那么难请吗?”洛晚无奈地笑了笑。顾南锦并没有限制她的自由,但是她知道她的一举一动都是时刻有人监视着的。“洛,你现在在顾南锦身边,我们是不敢露面的。”羽西沉声道。顾南锦不可能不提防洛晚,而他们现在也帮不上忙,因为纪辰的任务,只有洛晚一个人能完成。而之后的后果,谁都是不敢想象的。“你们现在明目张胆地见我,就不怕暴露了?”洛晚握着酒杯,美眸望着身侧的两人。恐怕现在她和夜魅羽西碰面,已经传到顾南锦的耳边了。“他查不出我们的身份。”他们的真实身份只有纪辰才清楚,外人是完全不能够查到的。“那批货到了吗?”洛晚沉沉地问。“已经到海关那边了,我们现在需要那批货的路线图,顾南锦的电脑里应该有。”羽西点点头。“我知道了,明天之前我会尽力拿到。”夜魅望着洛晚,淡笑道,“拿好图之后我们会接应你离开。”“你们不需要接应我,这是我一次任务,我会自己离开。”洛晚拒绝道。洛晚坚决的态度令两人愣了愣,羽西关切地道,“洛晚,Moneta需要你。”“我已经决定好了,不用再劝我了。”洛晚已经坚定了决心,这些年纪家收养了她,而她从14岁开始就开始成为特务为纪家工作,而现在,她不想要再过这种生活。纪辰这个人,她宁愿躲之不及。*洛晚下班的时候已经接近12点,走出酒吧,顾南锦正坐在驾驶座,伸出来的指尖夹着一根猩红。她打开副座的门坐进去,男人把烟捏灭,踩下油门,跑车离弦而去。“不是说今晚有事的吗?怎么过来了?”窗外的风撩起了洛晚颊边的碎发,她靠着椅背,有些出神地望着窗外的建筑。“交代了宋辛过去。”顾南锦回她,想起了什么问道,“今天有朋友来找你?”洛晚应了一声,并不打算多谈,反正顾南锦也查不出什么。男人皱了皱眉,对于洛晚的态度有些不满,但并没有追问。回到别墅的时候,洛晚刚上楼梯便被男人压在了墙上深吻,他灼热的指尖伸进了她的衣摆,洛晚躲避不及,一路承受着男人的…从楼梯口到卧室,破碎的衣衫落了一地……半夜的时候,洛晚睁开眼睛,她微微动了动身子,见顾南锦没有反应才松了一口气。顾南锦的警惕性极高,以往只要她一醒,顾南锦便会立刻睁开眼睛,他们都是常年处于高度警惕状态的人,对于一丝一毫的动静都极为敏感,而今晚她早在自己的樱唇涂了药,顾南锦与她欢爱时自然会吻着她,所以现在才会暂时中毒处于深度昏迷。洛晚利索地下床穿好衣服,别墅里24小时都会有监测装置,她利用仪器顺利暂停了装置的运行,来到顾南锦的书房。书房是锁着的,她用开锁器开门,小心翼翼地打开他的笔记本电脑,戴上手套把U盘插进去,把资料复制过去。整一个过程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她盯着屏幕上百分百的进程,淡淡地笑了笑,极快地走出书房,她并没有再回去卧室,今晚,是她离开的时机。别墅外有保镖在守着,洛晚走到走廊尽头的栏杆观察了一下地形,顾南锦这里是独栋别墅,但是距离旁边的别墅群不远,现在的办法是先进去另一栋别墅,而不能由门口离开。她转过头,望了望卧室紧闭的门,这一个月来的经历在她的脑海里走马观花地掠过,顾南锦,她默念着这个名字,然后冷漠地转过头,不再犹豫地离开。

百色医院治白癜风
吉首医院专治牛皮癣好
宿州治疗牛皮癣好的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