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全国政协委员、东科集团董事长赵东科专访实录

2018-12-07 22:01:03
全国政协委员、东科集团董事长赵东科专访实录 中国网3月22日讯 全国政协委员、东科集团董事长赵东科日前在接受中国网财经专访时表示,我国医改主要应解决医生的问题,把医生的问题解决,就算完成了一半。另外,赵东科认为,药品招标应该取消。 访谈实录全文: 记者:我看到您参加了人大代表的座谈会,您在上面发了言,您说药品的集中采购招标,在国外是相对科学合理和透明公平的方式。在我国招标的形式蓬勃您是怎么看待的? 嘉宾:在我们国家,这个设计制度,一个是集中招标采购是医改的一部分内容,目的是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把药价降下来。其次是解决医药流通环节腐败问题。 实际上做了这么多年,我感觉,医改主要应该是解决医生的问题,把医生的问题解决,就算完成了一半。而在招标采购压价的过程中,一部分药品的价格压的非常低,比如普药,这是人们都认为质优价廉,是长期用的,很多厂家生产,经过长期考验的,是好的药品。因为生产厂家多,市场竞争中价格上不去,就没有多少水分。结果价格打压的过程中,不断降价,导致假药的数量增加。 还有一些高价药,价格高的离谱,降不下来,就是说原研药单独定价政策,这个政策其实就是保护外企,但是有的都专利过期十几二十年了,但是单独定价就比同品种的国内企业生产的高出几倍甚至十倍。例如我说的国内生产的奥美拉唑就几块钱,而外企的就几十块钱,高出了六七倍。还有的抗生素高出上十倍。这样降国内药品的价格是没有意义的,外企的药品价格仍然很高。这样一来,质优价廉的药品的比例就在市场上缩小了,高价药比例在加大。所以每年说药价降低了多少亿,那是非常片面的。总说老百姓受惠多少亿,单从简单的加减法来算,是不科学的。不然降了十几年,按每次报道的说法,我们都应该吃上免费药了。 记者:那么就是说,现行的招标体制还是存在许多问题的。 嘉宾:药品招标应该取消,没有一点价值。医改的关键问题在医生。比如你说把药品的价格降下去了,医生就不愿意开了。而且医生现在普遍存在问题,让病人做很多检查,开很多贵的药,这个主动权在医生。医生的利益和看病的关系要解决好,现在有的地方有很好的办法解决。 医改的方案里也有很好的办法。比如说按人头付费,按病种报销,这个病,门诊按人头,按日,从自付和报销方面进行限制,这样医院要吃亏了,对医生就会有制约。因为医生清楚什么药对这种病的效果,疗效显著。所以不论采取任何措施,不解决医生的问题,都是没有用的。 记者:在您看来,付费机制的改变,是当前比较好的,行之有效的方法? 嘉宾:对,我觉得付费机制是重要的方法之一。其次,是目录问题,目录这块有很多目录,基本药物目录,医保目录,还有新农合等等。 实际上中国从设计政策上来讲我觉得要考虑两个问题,一个是主要矛盾要抓住,二是在实行过程中避免产生腐败,在设计上就要考虑到,因为人的因素掺进去太多了,可能就发生腐败,就算没有腐败的话,有些也要去游说,做公关,采取一系列措施,所以制度设计上就要尽量避免。 我觉得基本药物制度是非常好的制度,之前的版本有三百多个品种,少了,再扩充,但扩充进来的必须是普药,是由很多厂家生产的、物美价廉的药品。这样的话政府完全有能力来承担,一年几个亿估计就解决了。 而至于说到品种,专利品种都建议不进入基本药物,都作为非基本药物。政府根据实际情况,有多大财力报销多大。这样就即没有腐败,又科学合理。 所以医改,我认为就解决三个问题,一个是医生,这次会上很多医学专家提出来,要把医生的负担减轻,这是重要的,特别是基层的医生。把普通老百姓的问题解决掉,不要让普通老百姓都拥到城市来,大医院人满为患。第二我认为是付费和报销的问题,就是付费体制的问题。第三就是目录问题,把这三个问题解决了,我认为医改工作就能终做好了。 记者:谈完医改我们能不能再谈一谈,您刚刚提到普药,我注意到,前几年,中药的仿制药品种特别多的时候,您也提出了很多建议,也到国家药监局也亲自提出建议。去年年末,国家除了一个仿制药一致性评价,这个您觉得对产业的影响在哪里? 嘉宾: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思路我觉得挺好,就是对药物的评价保证了药物的质量,目的是这个。仿制药的效果到底怎么样,要和原研药进行对比,效果不能低于它。这个一致性评价,我觉得设立的很好。 记者:另外我了解到杨凌东科在中药的创新研发方面,做得非常好,有12个中药专利保护品种,您能从传统中药的专利保护方面和我们谈一谈吗?有一次座谈会上张伯礼院士也讲了,很多跨国药企也都是把自己的触角伸向了民族的传统医药,这点您怎么看。 嘉宾:我觉得中药要追求品质,专注的去做,我们现在提出来的对现有的民族产品一些疗效经过验证的药品要进行二次开发,要不断的提升它。比如说工艺理论化,成分含量的提高,标准化的优化,甚至的处方的优化。 处方优化是比较难的,处方变了的话就变成新药了,但是我认为应该这样去做,这可能就是中药的一个出路。因为现在中药的复方制剂,过去就很多,现在国家管控的比较严,它不打开,不会有太多的复方制剂的出现,但是这个就怕低水平重复。我觉得二次开发,不断的把现有产品提升,让他品质更好,这可能是中医药的一个路子。 记者:近中药现代化和中药国际化是比较热的一个概念,您怎么看? 嘉宾:说是热,但是很难,搞了这么多年但是走不出去。比如说中药复方制剂,我觉得主要还是评价的问题。咱们中药的特点就是治慢病,好多长期用效果非常好,好多可以除病根。但是国际化的药物临床标准有有很多急性指标,就是马上可以让症状改善的急性指标,中药反应的效果还是有区别的,还是相对弱一些。我觉得这是走不出去的一个原因。 另外,就是标准问题。就是一个中药里,到底什么是有效的,这个成分问题。主要还是疗效问题。因为评价一个药品到底好不好,我觉得中国人应该创造一个更好的指标,在这些指标上面要比西药好。像以前的急性指标,立竿见影的指标,中药不行,但是在长期的指标上,康复指标上,中药和西药比是有优势的。这个做起来有难度,所以现代化,国际化,只是说说,走过去很难。还有以前说的有效成分,也在瓶颈上,没法突破。 记者:所以根本上是西药的机理和中药的机理是有区别的。 嘉宾:对,化药不断的优化,结构的优化,弄出来。中药是祖先很多味要组在一起,是综合的,路数不一样。 记者:2012年,国家在医药方面出台了很多政策,包括新版GMP、产业优化医药工业事业十二五规划,仿制药一系列评价等等。您觉得对这个行业影响的,您印象深的是哪件事或哪个政策呢? 嘉宾:我觉得这些政策都很好,新版GMP年前也通过了认证,我认为提高门槛是对的,但是提高门槛的同时也要放开,不断的打压价格,它的效益和效率在下降。那他还有什么钱去创新和提升呢?做一件事都需要成本的。 记者:您怎么看二次议价的问题? 嘉宾:我认为二次议价是一种很过分的说法和做法,因为既然是政府主导的招标采购,凭什么让医院再进行二次议价。既然医院要议价就不要进行招标采购,招标采购已经确定了价格,那么医院就应该无条件支持。二次议价再进行打压,这个行业就要搞坏了。 记者:从您领导的杨凌东科麦迪森来讲,今年或未来的重要目标是什么呢? 嘉宾:我们企业的目标,当然首先是要做强做大。面对这个医药环境,也挺难的,但是国家也还是有很多有利的政策。第二个问题就是药品的二次开发,我们现在在对我们的专利产品进行二次提升,主要做工艺的优化,标准的提升,使他服用量减少,有效成分含量,疗效提高,我们在下功夫做这些事。我觉得这也是未来一个方向吧。 记者:好,一个问题,从医药的创新研发方面,客观的讲我们和西方的一些发达制药强国,像美国和欧洲的一些国家,还有很大差距的,在起跑线上我们已经输了。那么我们如何在这场赛跑中去赶上他们甚至超越他们呢?您觉得关键在哪里? 嘉宾:实际上咱们国家这些年还是有非常大的进步的,在创新药方面还是有很多企业在做的,而且做得不错,再加上国家的扶持,大型项目的参与,国外留学回来的一些学者的参与,这个还是不错的,我觉得坚持不懈的做下去,也不能太急,随着国力的增强,综合实力的增强,我们慢慢就会好起来,要有信心,不能太急。我们期待就是公平公正,让民众能发挥作用的一个更宽松的空间。(中国网财经中心) 铝窗花价格
恒温恒湿试验设备
新生儿咳嗽
电测水位计
杂粮膨化机
纯银纪念章
宝宝单纯发烧怎么回事
宝宝一直高烧不退怎么办
宝宝突然发烧怎么回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