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小说阴阳人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4:04:55 来源: 茂名信息港

【引言】  阴阳山住阴阳人,阴阳人持阴阳剑。阴阳剑发阴阳招,阴阳招杀奸恶人。  话说昆仑山脉中有一阴阳山,一名叫阴阳人的剑客常年隐居于此。此人生性孤僻,数十年来,孤身为影,神龙见首不见尾,力求杀遍天下奸恶之人。每当阴阳人涉足江湖,必取大奸大恶之人的项上头颅,大快人心。又或者明目张胆抢夺恶人的金银珠宝救济贫苦百姓。一时间,江湖恶霸对其闻风丧胆,而受苦百姓则加以称颂。话虽如此,仍有一些贪婪之徒为非作歹,四处招摇撞骗。更有狂妄者想力战阴阳人,以求名声鹊起,称霸武林,然而所到之人皆一一败于阴阳剑下。  【正文】  城外十里之处,驻扎着野蛮的蒙古军。却说蒙古俺答汗请来了三位中原高手坐镇,力求翌日一战能够大败明军。  十多个帐篷在荒野中突兀而起,每个帐篷前都有几名士兵把守。然而其中一个帐篷前却是重兵把守,他们每人腰间各插一柄弯刀,面目冷清,任由西风吹打,不敢言语。  只听帐篷中有人傲然道:“想不到这群汉人真是无情无义,竟然置同胞于不顾。想我蒙古族人,个个都是热血男儿,绝不会像汉人那样冷血无情。”那人心高气傲,从来没有把汉人放在眼里。  帐篷内正在设宴,共有七人。方才言语之人坐于右边位置,此人一脸胡须,眉间还有一颗黑痣,桌上摆有一柄宝刀。与其相对的是一个臂中挽有拂尘的道士,那道士一身道袍之上皆画八卦。与道士相邻的是个和尚,此僧心中无佛,在那里大吃大喝。与僧人相对的是一蒙古将军,此人右边坐的也是一位蒙古大将,而这位蒙古大将对面却是一位貌美如花的道姑。一个不是别人,他就是蒙古俺答汗。他正坐在尊贵的位置上,聆听各位将才英雄的高见。  俺答汗听罢那人话语,笑着点头称是。随后转向道姑,问道:“不知道姑有何高见?”那道姑正色道:“既然大汗要贫尼浅说,那贫尼就说上两句。严嵩父子克扣民政,奴役百姓。如今的大明国势衰落,相信不久将来大明江山就会重落你们蒙古人的手中。”  俺答汗道:“道姑所言极是,汉人不懂自怜,手足相残。再加上大明皇帝昏庸无能才给我们有机可乘,所以本汗率军攻打大明实属天意,再加上三位坐镇,相信明日我军必能大获全胜。”  和尚一边吃肉一边忙道:“现在的大明真可谓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我等三人前来助大汗完成统一大业,完全是出于佩服大汗的广阔胸襟。只是大汗如此对待我汉人同胞,未免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和尚玩世不恭,素来不吃斋念佛,也不对人惟命是从。身为汉人眼看同胞惨遭杀害,确有恻隐之心。  俺答汗忙道:“大师此言差矣,城外的那些暴民死有余辜,试问又怎能比得上三位高人呢?承蒙三位相助,本汗不胜感激,来,本汗敬三位一杯。”说着端起酒杯,好言邀请。  此时道姑、道士酒杯已然举起。只是那和尚又道:“不知大汗的金银珠宝到了没有?我可是等得不耐烦了。”中间的将军一拍桌子,厉声道:“混账,你算什么东西!大汗给你敬酒你竟然置之不理?”  和尚右手一震桌子,酒杯跃起。接着手掌一摆,酒杯飞出。将军来不及躲闪,正好一杯酒都洒在脸上。和尚还在吃肉,看也不看他一眼。将军大怒,起身喝道:“好你个和尚,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话音刚落,身影已经扑向和尚。  岂料和尚静坐不动,只待将军近身,再一掌将其打中。果然将军身形笨拙,不懂得灵活多变,故而被和尚一掌打出帐篷。俺答汗见将军飞出帐篷,而帐篷未倒,只是留下一个大洞,不由得心惊胆战。心想和尚内力果然厉害,恐怕李将军是凶多吉少了。  接着外面的士兵都闯了进来,拔出腰间的弯刀,将和尚三人围了起来。和尚不惊不慌,自诩道:“一个小小的毛贼竟敢大言不惭。”  俺答汗衣袖一挥,道:“你们都给本汗退下!”  士兵齐声道:“是,大汗。”  待众兵退去,俺答汗赔笑道:“大师武功卓绝,李将军不识情趣,简直是自寻苦吃,所以方才之事还望大师……”话还未完,只听帐篷之外惨声连叫。  俺答汗箭步冲出帐篷,看到的却是十余具尸体。俺答汗犹如晴天霹雳,狠狠道:“这是谁干的?”道士细细观察之后,应道:“看他们的死状,贫道断定行凶之人一定武功高强,利器更不一般。”  俺答汗道:“道长从何而知?”  道姑道:“大汗请看,他们面对敌人正要拔刀,可是刀还未出,他们已经倒下了。并且他们都是被割断咽喉致死,天下间这样的利器贫尼尚未见过。”  俺答汗失措道:“难道是明军派来的刺客?”  和尚道:“不会,明军的锦衣卫没有人会有这么好的武功。”方才还是大肉入口,现在却是发愣无奈,可见和尚对此神秘人也是见怪三分啊。  和尚缩眉思考,突然心里一惊,指着不远处道:“你们看!”几人跟着一看,一阵惊呼。俺答汗哭丧道:“李将军。”原来李将军的首级被人割下,挂在了不远处的竹竿上。几人战栗不断,都在四处寻找刺客。  俺答汗指着竹竿道:“来人呐,快把李将军的首级取下来。”其余士兵本未受惊,听到大汗这么一说,都吓得不敢靠近。俺答汗命令道:“本汗让你们取下李将军的首级,谁要是敢后退,我就斩了他!”军令如山,十余名士兵一边缓步向前一边环顾四周,唯恐也像李将军那样死于非命。  不料,士兵刚要靠近竹竿,迎面猛然飞来一柄长剑。剑柄雕有飞龙,剑身红绿相间。士兵还未看清剑貌,那剑陡然一圈飞过,数十名士兵已然丧命。  俺答汗对旁侧五人道:“谁要是能把这个恶贼擒住,我就赏他黄金万两。”腿脚哆嗦不停,话语颤抖不齐。  道士踏出一步,躬身问道:“不知哪位大侠光临,还望现身一见?”良久无人回应,道士又道:“阁下只会暗地伤人,不如出来光明正大的较量一番?”又过多时,仍无回语。和尚戏谑道:“想我不恭和尚行走江湖,人人听我绰号无不敬让三分。你这泼皮剑客一定是江湖小辈,武功不济,怕出来献丑吧。”  “哈哈哈……”一声长笑之后,又道:“你们这群假和尚假道士,我若现身,恐怕你们会后悔莫及!”声音越来越近,突然一个人影取走竹竿上的首级。  “你是何人?”俺答汗质问道。  那人三十出头,面目清正。手提头颅,不停地晃悠,背上背着一个长长的包袱,讥讽道:“四个蒙古狗,三个汉奸狗,这哪里是在开会啊?!根本就是群狗相吠,口臭相同啊。呵呵呵……”  道姑受辱,盘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人笑道:“出世名讳臧明昌;后来隐居昆仑,改名藏昆仑;再后挫败关外邪魔霍九天,改名藏九天。然而多年以后,我悟出一个道理,名讳并不主要,生命也不重要,故而再次改名藏阴阳。”“藏阴阳”三个字一出,和尚三人不寒而栗。“啊”的一声惊出口中。  那人见状,无奈摇头,想不到江湖人竟然如此惧怕自己,只可惜自己空有一身武艺却是孤身一人,真是寒酸凄冷啊。  道姑差点儿双腿瘫痪,屏住气息,道:“你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阴阳人?”阴阳人道:“承蒙江湖恶人的抬爱,我愧不敢当啊。要说闻风丧胆,我恐怕还是不及三位的。”  道士道:“此话怎样?”  阴阳人道:“这好说,你们三人无恶不作,欺压贫苦百姓;如今又投身蒙古鞑子,助其为虐。试问哪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不对你们恭恭敬敬呢?”和尚三人不觉羞愧,道士辩解道:“大明气数已尽,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们这样做也是顺应天意。”  阴阳人道:“阁下能说会道,可谓人中之龙。不过可惜,竟然出家为道,真是让天下的美女寂寞难耐啊。呵呵呵……”  道士训斥道:“你不要出言侮辱!”道士缓和语气,又道:“想不到阴阳人竟然是一个众人不知的淫贼,贫道今天算是领教了。”  阴阳人大怒道:“臭道士,存心找死!”说着掌心发劲,将那首级捏的稀烂。阴阳人脚尖一点,大掌挥出。掌力正要打近道士,岂料道士手腕狠发猛劲,拂尘变直。拂尘横空掠去,阴阳人身影一晃,闪到道士身后。阴阳人毫不留情,一掌打在道士的脊背上,登时道士喷出一口鲜血。道士只是背受一掌,已然全身像闪了骨架一般,浑然无力。道士连忙站稳,运行真气疗伤。此时和尚与道姑同时越离地面,凌空劈拍阴阳人的后脑。阴阳人耳垂一动,已然知晓有人来犯。于是脚下一转,身子一扭,双掌齐发,将和尚与道姑一并击退。可怜和尚、道姑手臂酸痛,暗下叫苦,想不到阴阳人的内力如此深厚。  阴阳人见和尚三人都败在掌下,呵呵一阵冷笑。这一笑不当紧,三人心里更加恐惧。道姑斥道:“你笑什么?”  阴阳人道:“我笑你们三个武功不济,还偏要自吹自擂,真是厚颜无耻!”  道姑喝道:“阴阳人,你不要欺人太甚,士可杀不可辱。贫尼自知不是你的对手,但也要以死相搏,绝不会屈于你的淫威之下。”阴阳人道:“道姑好大的脾气呀,难怪红尘之中无人相亲相爱,这才落得个出家为尼啊!”  道姑气得面色发绿,骂道:“你仗着一身绝世武功,一再出言侮辱,简直就是武林败类!”  阴阳人道:“难道武功好还有错吗?不如这样吧?三位一起上,若是十招之内,你们伤不到我,那你们就任由我处置。”道士道:“要是……”话还未完,阴阳人已然豪爽答道:“要是你们能碰到我的一片衣物,我便卷身回昆仑山,十年之内,绝不踏足江湖半步。”  三人心中大喜,心想阴阳人武功再高,也难以以一敌三。  道士道:“好狂妄的口气!你可不要怪我们以多欺少!”  阴阳人笑而不语……  突然拂尘凶猛插来,和尚、道姑两处掌力也紧跟而至。阴阳人脚尖一点,腾空翻越。瞬间两脚踏过和尚、道姑的手掌。和尚、道姑收掌之际,阴阳人变身回转,已然抓住拂尘。  道士用劲一抖,拂尘端处迸发出数枚毒针。阴阳人眼睛明亮,急促翻身躲闪。毒针虚发,正要飞远,只见阴阳人大掌一抓,将所有毒针汇聚一处。阴阳人手不触针,竟能用内功御针,和尚三人惊魂失魄。  又见阴阳人手掌向外一推,所有的毒针都飞刺和尚三人的周身大穴。和尚三人的内力也不示弱,当即同时发掌,三股强劲之力将毒针一一震落。  阴阳人大声喝彩,道:“三位好内力!只可惜未能触到我的一片衣物。”  和尚冷冷道:“那就接我们第二招!”说时三人分成三处,将阴阳人围了起来。  三人掌上拳上狠发猛劲,恨不得马上挫败阴阳人,也好在俺答汗面前立功。若是凭他三人之力真能将阴阳人打败,从此阴阳人便不再踏足江湖,那他三人的名声定会扶摇直上九千里。  谁曾想,未等三人进招,阴阳人原地迅速旋转。和尚三人甚是不解,恐防有诈,不敢多行半步,只好提高警惕,以观其变。身躯越转越快,快到已经看不清具体的肢体结构,似有似无。三人眼前一团迷乱,不知如何进招。正是此时,阴阳人身形分成三处,倏然飞行,用拳猛攻三人面门。三人见飞影太快,既来不及躲避也来不还击,不由得急闭双眼,等待受拳。  说也奇怪,阴阳人只是将拳停在三人面门瞬间,而后又收了回来。良久,三人不觉得疼痛才敢睁眼,可阴阳人早已将三处身影归于真身。阴阳人见三人都在发怔,道:“不知这算不算第二招?”  和尚神气道:“我们没有出招,你也没有出招,怎么能算第二招呢?”话音刚要落地,只听俺答汗惊喊道:“你们?”  道姑不解俺答汗此举为何,便道:“怎么了,大汗?”紧接着和尚指着道姑,愕然道:“道姑,你……”与此同时,道士也发出惊疑:“大师,你……”  大师慌忙去摸自己的鼻孔,只觉得手指湿润,果真与道姑、道士一样,鼻孔皆流出了鲜血。三人擦拭鲜血,却不知因何会流血。突然三人同时一愣,道:“拳风!”  阴阳人笑道:“不错!正是阴阳拳!”  道士唉声叹气,羞愧无言,只怪技不如人。和尚的杀气也烟消云散,和气道:“阴阳大侠单凭掌风就能将我三人打出鼻血,可见阴阳拳何其厉害!若是大侠再使出阴阳掌、阴阳剑,恐怕十招之内,我三人定会丧命于此啊!”  阴阳人不屑道:“大师过奖了。难道大师怕死?不想过招了?”和尚道:“贫僧对阴阳大侠当真是佩服的很,现在任由大侠处置。”  阴阳人望了道士、道姑一眼,问道:“你们呢?”  道姑好大的脾气突然间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好声道:“刚才阴阳大侠已经手下留情,贫尼佩服得紧,确实不敢再出招比试。”  道士道:“只求阴阳大侠既往不咎,放过我三人,给我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说着三人皆卑躬作揖。  阴阳人气愤道:“这可是你们不比的。既然你们认输,那就任由我来处置,自当毫无怨言!”  三人道:“但凭阴阳大侠发落。”  俺答汗怜惜人才,省怕和尚三人性命不保,便敷衍道:“大侠英明神武,既然我这三位朋友都已知错,还望大侠饶恕他们?”  阴阳人眼睛一瞪,唬得俺答汗不敢多言。只是阴阳人却不甘就此罢事,于是戏谑道:“我们汉人的事与蒙古狗无关!”登时俺答汗颜面扫地。岂料其左下将军却出言喝斥道;“你算什么东西?竟然给我们大汗这样说话?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将军满脸横肉,脾气极其糟糕,恨不得一下子吃掉阴阳人。  阴阳人嫣然一笑,道:“你要是不服,大可上来赐教赐教?”此语正中下怀,将军全身的尽头蜂拥而至,不屑道:“哼,他们怕你,我堂堂一个蒙古大将军难道会怕你不成?” 共 736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针灸能够治疗前列腺增生
昆明哪家研究院专治癫痫
云南权威的儿童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