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墨韦小宝新传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4:01:33 来源: 茂名信息港

一、韦小宝的烦恼  话说韦小宝一不小心当上一等公爵成为韦爵爷之后,消息传至扬州,扬州城顿时炸开了锅。   知府周大人是个知道消息的人,别看周大人是个浓缩的精华,个子矮小,但脑子可不傻,他立即吩咐师爷,火速请来中华书局扬州分局主管金大人,如此这般交代,让金大人务必在十天之内召集文士完成以下书籍:一、《韦小宝的传奇人生》;二、《韦小宝的外交策略》;三、《韦氏家族的辉煌史》;四、《韦小宝的红颜知己》;五、《如何从平民到爵爷》。   金大人一脸愁容,对周知府周大人说:“这其他还好办!可是据民间传闻,韦爵爷父亲好像不知道是谁,这可挠头啊!”   周大人一听,眼珠子一瞪,把金大人吓到差点尿裤,这金大人知道,这个苦差事是不接也得接,否则肯定回家卖红薯。   送走金大人,周大人又对师爷说:“你去本城的酒店定三十桌,明天请宝妈赴宴,各地名流作陪......师爷听完吩咐正想离开,周大人突然又说:”对了!另外再加五桌,把丽春院三十五岁以上的姐儿通通请来赴宴。”师爷傻了,这周大人莫非......   一场盛宴,把宝妈和一大班老姐们吃得是心花怒放,尤其是宝妈,竟然在宴会中认了周知府这干儿子,虽然知府年龄和自己相差无几,可天上突然掉下来一个儿子,換谁都开心得不得了。   宝妈和老姐们回到丽春院,就像一群麻雀叽喳开了,这个说周大人仗义懂事,那个说周大人前途无量,把个宝妈是乐得变成了歪嘴兔子,那眼睛眯得,连针也插不进。想想自己多年来受的苦哦!今儿个是一扫前耻,一扫愁颜。   老姐们七嘴八舍叨叨了几天,觉得有必要把事情告诉小宝,毕竟是一个屋子里的一家人嘛!有乐必须共享。于是乎!丽春院有才华,卖艺不卖身的姑娘秋荷就自告奋勇充当起执笔人,替宝妈写起了家书,当然意思全部是宝妈自己的,家书写道:   亲爱的儿子!   娘乖乖的小宝!听说你当了爵爷,可了不起了哈!娘一辈子只见过知府大人,没想到龟儿子你居然比知府大好几级,娘是太高兴了。   前几天,咱扬州知府大人宴请我们丽春院一帮老姐们,在酒桌上大人非要认娘为干娘,娘推辞不去,只好替你收了个哥哥,你龟儿子不会怪娘吧?   娘记得你小时候,咱穷!没能给你什么,你小子是见鸡逮鸡,见狗打狗,邻里街坊都把你当扫把星,娘对不起你哈!   前几年咱丽春院可遭罪了,痞子惹事不说,还有一些大户还仗势欺人,娘是害怕透了。可奇怪的是这几天这些人通通不见了,生意是非常火爆。特别是你认识的那些阿姨们,这几天都快忙不过来,阿弥陀佛!   娘听说你娶了几个老婆,咋一个都不带回来?娘可想孙子了哈!   不说了!你龟儿子还有良心的话,接信后立马给老娘我回来......   家书送到韦小宝府中,刚好韦小宝和大小七个老婆正在休息,小小老婆双儿年龄小,一把抢过,绘声绘影念了起来,还未念完,原神龙教教主夫人,如今韦爵爷的长妾忍不住哈哈大笑,说:"老爷原来出生在窑子啊?噗......"   韦小宝一股无名火升了起来,大喝一声:"双儿别念了!这乌龟王八蛋的!"   双儿特乖巧,立即停了下来。   韦小宝烦心的不是老妈的不伦不类家书,他是担心周知府无事生非,把自己的不良出身壮况扩大,到时候自己堂堂一个一等公爵,面子往哪搁?  韦小宝毕竟风里来雨里去,绝非等闲之辈,他心里恶狠狠地骂了一句:“乌龟摆摊——尽卖王八蛋!”随即活络的脑子开始盘算开了。     二、小宝告假还乡  夜已深。  韦小宝坐在太师椅上,苦思冥想该如何告假回乡省亲,那份游子思乡的焦灼之神情,和他往日的嘻哈形态截然不同。  久不见小宝入寝,双儿有点担心,索性披衣下床,叫上丫鬟,一路掌灯来看小宝。   见到小宝痴呆模样,双儿异常心疼。眼前这男人,是她幽居多年后见到的个男人,也是她少女情怀的寄托,怎能不时时关注?  "相公!你怎么啦?都这么晚了,还不就寝?"双儿问。   见到双儿,小宝眼睛一亮,又恢复了往日的俏皮。   "还是双儿好,是小宝的乖宝宝!不像那六个婆娘,娇,骄,刁,妖,无事花逢春,有事钟无艳(盐)。“   听小宝说完,双儿莞尔一笑,也开始打趣:”哦哟喂!相公今儿个良心发现了?平日里尽见你干坏事,还说啥子女人不风骚,太阳升不高之类的恶心话,小心风大僵了韦爵爷舌头。“   小宝咧嘴一乐,也不管丫鬟在旁,拉过双儿一阵吧唧。两丫鬟在旁见了,瞬间虹彩漫天。   亲完,小宝对双儿说:”双儿!此次事大,咱必须回扬州处理,否则乖乖不得了!“   双儿听说去扬州,顿时眉开眼笑 。要知道在那个年代,女人家如果不被公公婆婆认可,等于是野室,毫无地位可言。这回能去拜见婆婆,正好可以给自己正名。   小宝接着说:”此次回乡,不能惊动内卫,必须得江湖朋友沿路关照,所以,你明天吩咐江南无影腿和漠北狐二人,叫他们各带一帮人马沿途设哨警卫,另外注意严防走漏消息,毕竟!这次咱一大家子人回乡,容易遭遇不明不白的攻击。“   双儿跟了小宝几年,处理各种问题,早已是老农民下田--拎得清。她顽皮地一笑,口中念念有词:”得令!相公!哦不!韦爵爷!“   打发走双儿,小宝继续思考问题。   第二天天刚亮,小宝就穿上朝服,赶赴朝堂。   殿上,康熙皇帝正襟危坐,鹰眼威严地巡视着每一个大臣。   小宝走出列班,向康熙启奏。   ”启禀皇上!微臣有事奏请恩准!“   面对忠心耿耿的得力干将,康熙露出难得的笑容,说:”爱卿但讲无妨!“   小宝:”微臣离家多年,特别思念母亲,恳请皇上恩准告假还乡探母!“   康熙哈哈一乐,说道:”韦爵爷啊韦爵爷!平日里你是四处遛弯,斗鸡豢犬,不见你提回乡一字。今儿个突然提出回乡,难道是扬州知府在扬州给你找了赛西施不成?“   韦小宝是机灵鬼,心想坏了,这皇上真可谓是手眼通天,自己那点破事不知道给哪个恶人捅上去了,这回真的是耗子进了猫穴--不死也脱皮。   想到这,小宝咕咚跪下,声泪俱下。   ”皇上!冤枉啊!微臣根本就不认识扬州知府,他是驴是马,俺一概不知。微臣真的是想母亲啊!“   康熙以仁孝治天下,对孝子煲扬有加,他明知道小宝的话真假参半,朝堂之上,也得顾及自己尊严,于是说道:”爱卿请起!朕只是和爱卿开个玩笑,准假一个月,逾期不归按欺君罪论处。至于扬州府吏治情况,朕想你该清楚怎么处理吧?“   听完康熙的话,小宝松了一口气,忙不迭谢主隆恩。   回到爵爷府,小宝大汗淋漓,仿佛生了一场病,他知道未来的一个月时间,必将充满了玄机,险情,稍有不慎,满门遭殃。   在府中翘首期盼的双儿,关切地上前询问,小宝挥了挥手,说:”双儿!叫大家收拾行李,明早回乡,其他的事,就别提了。“      三、韦小宝重返家园   天色已亮,爵爷府一片嘈杂。   韦府外,匆匆赶来一男一女,瞧其神色委顿,估摸是一夜未眠。   进入正厅,小宝正指挥一众家人忙里忙外,二人见到小宝,单膝跪下禀报:”回爵爷!去扬州府沿途警卫已布置完毕,您可以出发了。“   小宝眉开眼笑,吩咐身旁的双儿,拿出二张五百两的银票,对二人说:”江南无影腿!漠北狐两位大侠辛苦了,这点钱拿去慰问兄弟们!“   漠北孤一见银票,有点迟疑,她对小宝说:”恩公!这也太多了吧?小得们受不起啊!“   小宝哈哈一乐:”小孤狸!你跟我这么多年,还不知道我啊?咱可是好兄弟,讲义气!别多说了,拿去花就是。“   无奈,两人接过银票千恩万谢离开了韦府。   行至无人处,江南无影腿忍不住和漠北孤说:”女侠!你是爵爷救下的人,跟他已多年,平常爵爷没啥可以捞外块的地方,而爵爷年俸不过千两以内,他哪来那么多的银子给咱们兄弟姐妹啊?“   漠北孤白了无影腿一眼,说道:”你不问会死啊?瞧你来去如风,没想到脑袋空空,纯猪头一个!“   无影腿被抢白一顿,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再也不敢多问。   话分二边,各表一支。   韦小宝一大家子人坐着快马车乘,一路浩荡行驶赶往扬州,因沿途警卫周密,仅十天工夫就顺利到了扬州。   到达丽春院时,还未入午。   丽春院外,二个老妈子无精打采地挥着手绢,来回走动,活像两只斗败的公鸡。   面对突然停下的马车,老妈子眉宇飞扬,向里面高喊:”姑娘们喂!来贵客啦!“   瞬间,院内一阵回音。   小宝走下马车,向两位招呼了一声,随后说:”两位姨!是我!我小宝回来了!“   两位老妈子左盯右看,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难怪!小宝离开丽春院还是儿童,如今已是二十出头的大男人了,换谁也不敢相认。   过了好一会,其中一个缓过神来,跌跌撞撞跑进院门大喊大叫:”宝妈!你儿子回来啦!还带来好多人。“   宝妈此刻还无精打采赖在床上,听到叫喊,心头一震如同雷击。半生颠沛流离,骤然面对幸福,已经让宝妈六神无主。   小宝从门外闯进,在旁人指引下直冲母亲房间,母子久别重逢,抱头痛哭,那泪水就像决了堤一发不可收拾。   随后跟进来的小宝七个婆娘,怯生生呆立在房间,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哭够了,宝妈看到房内齐刷刷站着七个青年女子,非常意外,忙问儿子她们是谁呀!小宝告诉母亲这些女子都是她的儿媳妇。   宝妈虽然见多识广,但从未感受过当婆婆的滋味,她抹去泪水,好奇地问儿子:“儿子啊!这么多乖乖儿媳妇,哪个是老大啊?“   小宝囧住了,自己和这些女人在一起,并没确立谁是老大,谁是老小,也就无从指认。   宝妈见儿子囧样,破涕为笑,说了声傻儿子喂!这大小不分,看你以后不头疼。调侃完儿子随后又说:”你小子不敢分大小,老妈给你区分,看老娘如何帮你......“   在一干女人中,原神龙教主夫人年龄,另外她长期在神龙教居住,耳濡目染之下,早就学会了见风使舵。她也知道在家中的地位高低,决定了今后的人生,想到这,她迅速走到宝妈面前,双膝跪地,口称:”拜见婆婆!婆婆万福!“   见惯风月的宝妈,面对眼前杏眼流波的少妇,顿时手足无措。其他几位一看,也顺势下跪,给婆婆请安,只有一位建宁公主磨磨蹭蹭,碍于身份,迟迟不肯下跪,被小宝瞪了一眼,方才跪下请安。   过了一会,宝妈反应过来,逐一拉起儿媳,心肝宝贝叫个不停。   看看时间已进入午时,小宝叫母亲抓紧洗漱,全家去找个酒家,共叙天伦之乐。   一家人走出丽春院刚想进入马车,一个颇有风度师爷模样的中年男子,快步走到宝妈面前,说:”韦老夫人!我家主公在吉星楼为韦爵爷洗尘接风,请务必赏光。“   宝妈对中年男子说:”知道了!那龟儿子咋自己不来?“   中年男子看了看丽春院招牌,面有难色,口中嗫嚅道:”这个.....“   宝妈眼睛一转,明白了!忙拉上中年男子上了马车,向吉星楼疾驰而去。   一场家庭风波和政治较量逐渐展开。   共 410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患上不射精症还能生育吗?怪不得老是怀不上
黑龙江好的男科医院
云南治癫痫病研究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