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而复得 得又失

2019-09-14 06:24:23 来源: 茂名信息港

《时代静脉》(一)
她比同班同学大几乎有四岁,但在初中这个长身体的年纪里,虽然个头不显得比别的同学高,但脸上几乎没有稚嫩的气息,显得异常的成熟与懂事,平时话不多,但在同学里有着大姐姐的状态,况且同窗两年多下来,她一直是这个班的班长。
初中毕业班算是人生一个小分水岭,从教育局到学校都一如继往地重视,毕竟成绩是硬指标,也是教师奖金的硬道理。他按教务处的安排接任了她所在的班级,看了所有班级学生的学籍情况后,重点的翻阅了历年来的成绩排名,还有班干部的名册,他留意到她的成绩一直是居中偏后,好象选这班长有失他的为师风格,当然这种隐性的因素还是他对尖子生的一种偏好。
他心下决定先看看情况再实施调整。
农村校的孩子们大部分寄宿读书,除了在正常教学以及在教材调整中补缺补漏外,他留意到她很刻苦,比起所有排名在她前面同学来说,大姐姐的风范在日常生活中,甚至是每堂课老师未到之前的次序上,都做得很到位,于是他原来想调整的强烈欲望有些打消了。可是每次的测验成绩都是不尽人意,而且问的问题往往是没有用理解的思维方式,这让他很头痛,她依然是在居中靠后的排名里晃荡。
离中考还有两个月了,这天,他从教室宿舍楼走到学生宿舍,一排矮旧不堪的平房,正赶上学生们食堂打饭回来,一群孩子边吃边闹,他也说笑其中,剩下两个月,孩子们主要是身体得养好了。
忽然他留意到她不在其中,便问,同学说她吃饭一直就没跟他们一起过,总是一个人到山那边。在一群嬉笑的孩子引领下,找到了她,山脚边的一棵大大的荔枝树下,见那么多人过来,她有些无措,手忙脚乱地收拾起饭盒。他拿起除了饭盒下饭的一个菜瓶子,旋开一闻,已经有腐臭的味道,虽然是黑黑的咸菜,没说什么,便带领一群孩子做起游戏,她渐渐也笑开来,在血色的黄昏里。
他把家访计划做了调整,在一个不是周末没课的时候径直她家,在这个不算偏远的,也是富裕的乡村里,居然有这样的处境和这样的家庭,残疾加上四个字:家徒四壁。
感慨不及行动。
于是他开始号召同学献爱心,捐款。
没想到的是,她请假期过了很多天也不见回校。他又一次到访,见她打理着家务,面无表情,他原先想说的话忽然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残疾的父母倒是说了很多感谢的话,并在这些说服下,她答应返校。
中考如战场,隐性的血流成河。
她的分数勉强考得了中专,令他欣慰。捐款仍在继续,暗中的。
没有书信,不知道到了新校园她是否依旧大姐姐如一。
转眼又是一个春节,寒假回来的学生们见他依旧那么兴奋,依旧的欢笑,还有老游戏。
没有见到她,他们的班长。
有个女生悄悄地对他说,她辍学了,听说准备嫁人......
《时代静脉》(二)
当市面上铺天盖地的贩卖着各种所谓的高科技赌具时,他已经不屑这些歪招了。在他看来,赌亦有道,这赌博的世界里,高手如云,一山比一山的,如果只是在赌具上做手脚,终还是会被识破,甚至会被真的剁了手脚。
回想起刚刚出道时,身无分文的自己,为了积累原始赌金,在围赌的地方踩好点,把包装一新并做了记号的扑克牌,送给周围方圆十几公里内的所有店家,让一些好赌的更新一代坚信没有做手脚的情况下,收刮一空,虽然都是零碎的小钱,但论月下来,也攒积下一笔可观的财富。
输红了眼的那些个猪们还以为自己的牌术技艺惊人,非要拼杀个结果,他每每想起这些就暗自好笑。
更登顶,他慢慢地跻身豪赌的圈子,各个行业的人都有,虽然英雄们彼此不问出处,但在赌桌上的神情,便足以判断这些来自五湖四海平时的主业,他甚至能捕捉到有政府官员也豪赌其中,看那种叱咤风云,一掷千金而神情自若的表情。又会有哪个行业来钱那么容易,挥去得如此潇洒,边上的跟随者唯唯诺诺,动作没有江湖小弟的气息,更象是办公室主任般斯文有致。
毕竟是藏龙卧虎之地,他有时输,有时赢,没有什么大的起落,就象静守在海边的垂钓,候着可能的大鱼挂勾。
这天,他觉得时机成熟了,一个常常照面的赌客,找上门来,一阵寒暄才进入主题:“明天有一个赌局,赌注比以往大,还有两个常客,就我们四个人,每人一共带齐现金两百万,不限时间,直到一个输光为限,我们是否能达成共识,合作,条件就是输赢各半?”
他谨慎的吸完一口烟,掐掉烟屁股,心想着,这可是他这几年辛苦不易的本钱,如果说有一个联手,那胜率一定是大很多,他应承了下来,毕竟是大好的机会。
第二天如约在星级酒店的一个豪华套房,四个人检查第五方(注:第五方不参与赌局,但四方参赌的输赢都必须支付一定比例的点支付,作为服务费用)提供的赌具,确保没有动了手脚,开始了长达一天两夜的血战。
酒店的窗帘布很厚实,挡住了日起日落的所有变化,明亮的灯光通明着四张如大侠般冷静的脸。
他觉得自己的牌运时好时坏,坏的居多,合作方亦是这样,虽然他感觉得到事先达成共识的默契配合,牌运不在他们这边,厮杀到尽头,合作方输得更惨烈。的结果是三输一,以合作方输光为限,他也只剩下零头,合计一算,他还得支付尾数合作总和的一半给合作方,他沮丧地付了钱,还得再次回到街头巷战了。
再看那个合作方,那张表演得可以拿奥斯卡奖的悲伤表情转眼即逝,他数着自己的战利品,分别从三家拿到的合作利益,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里,开始找寻新一段的赌旅......
《时代静脉》(三)
上天对所有的人一定是公平的。
它为你关上一扇门,必能为你开一扇窗;而当它为你开了扇门,也必定会为你关上一道窗。
她的童年,跟所有的孩子一样,沐浴在父母的爱心和呵护下,的付出和掌上明珠,更况且家境也比身边所认识的所有人优越,单单从她一整个房间的衣橱就可以知道是如何被父母娇宠,他们遵从着古训的教育方式:男的贱养,女儿跪养,虽然计划生育的环境下他们只要了这个女儿。
童年的无忧和快乐就在某一天忽然就噶然而止,她开始忧愁满面,并开始拒绝照镜子,甚至要求父母把家里所有的镜子去掉,连光面的家具也被重新油漆成亚光面,去上学成了父母每一天艰苦的说服日程。
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大部分的女儿长得象父亲,她就更是绝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印制出来的,大额头,塌鼻子,加上一对醒目的招风耳,如果是个男生,还凑合,但因为是个花季女孩,被叫成“母猪九戒”,那打击实在是很大,孩子的承载力怎么说还是有限的,尽管父母从小就告诉她:你是父母眼中美丽的公主。
之后的日子更是难熬,随着女儿日益成长,她日益怪癖,不拍照,拒绝上街,连童年的照片都不许翻出来,父母也跟着难过每天,生怕孩子日久而心病。直到她喜欢而暗恋的男孩喜欢上别人那天,这种压抑许久的痛苦爆发了出来,她独自把自己关在卧室,哭着,累了睡着,醒来接着哭,任由父母在门外苦口婆心的劝阻和守候,就怕出什么意外。
等到她走出卧室已经整整三十五个小时,依然是流着泪喝着父母做的热汤,并提出要换个城市学习和生活。父亲的生意离不开本城,但他之后很快地在邻近的城市置办了物业,并给女儿转了学校,母亲则一如之前的全职保姆,跟着宝贝。
日子就这么貌似平静地过了几年。
考上大学的奖励是父亲答应给她整容的费用,虽然父母实在是不忍看到那种人世间残忍痛苦的事情在珍贵的女儿身上发生。
的整容医院,父母难熬的三个月,全身上下数十刀的程序,绷带着的女儿。
直到欣慰的那刻起,镜子里的女儿笑了,象童年一样的动人的笑容,父母忍着泪跟着高兴着。
原本成绩就不俗的她在大学校园里如鱼得水,简直就是脱胎换骨地变了个人,父母很难理解一个人的外貌居然起着这么巨大而神奇的作用。他们小心翼翼地隐瞒着一段难熬的过去,看着她神采奕奕地学习着,恋爱着,一个帅气十足,才气十足的男师兄。每到假期,两人就象新婚的小夫妻,恩恩爱爱地世界各地旅游,拍下的张张照片都洋溢着青春的饱满,同年,在双方父母的祝福下,举办了隆重的结婚仪式,两人商议好等到毕业之后再要孩子,一切都浸透着甜蜜。
快乐的日子总是显得格外的飞快。
就在他们恩爱如初地生下女儿之后......

共 2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三个故事噻!对题目有些理解,静脉,流淌的都是死寂的陈旧的暗红的血,需要通过心肺换新,所以作者的一切故事和感觉,应该在陈旧与换新之间来阐述,理解了这一点,对于貌似没有结局的故事,也就多了一份宽容和理解!期待您的新作!【编辑:左黄右苍】
1 楼 文友: 2009-09-10 16:48:45 沟通和理解,全了!!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2 楼 文友: 2009-09-10 18:2 :45 欣赏作者的好故事!问好!幼儿口舌生疮
灯盏生脉胶囊多少钱一盒
心梗患者适合吃什么蔬菜
孩子总流鼻血
本文标签: